今天我cp涨股了吗

——没有——

-微博@九十九杠一-

喜欢言洛柯,喜欢轰出胜常梅。
喜欢黑水晶。喜欢雷狮海盗团。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黑傀】论与面瘫相处的风险与收益05

·cp是【鬼使黑×傀儡师】
·放飞自我。
·算我求求各位鬼使黑粉和傀儡师粉了,吃我黑傀安利好不好QwQ










05.
可能世上的东西都逃不过墨菲定律吧,大黑越是担心名字叫傀的小学妹,小学妹表现得越发虚弱,大有歪头就直接栽下去的架势。大黑慌了,同手同脚地走到那小学妹身边,小学妹一边往下滴汗,一边抬头看他,只看了一眼,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及时伸出手的大黑怀里。
那小学妹脸色苍白,明明已经昏过去了却还在不断地往外冒汗,看起来恐怖极了。大黑心里焦急,直接将小学妹抱起来往树荫底下走,小学妹明明窝在他臂弯里,他却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树荫底下有医护人员备着清火绿茶在那里等着,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责怪地瞪了大黑一眼,接过学妹开始掐人中,捏着她的鼻子往她嘴里灌盐水,半晌,小学妹终于在大黑一眨不眨地注视下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转醒。
白大褂给她顺着背,另一只手拆了一支藿香正气水递给她,一边跟大黑说话:“没什么大问题,你可以回去了,她还要再休息休息。”
大黑这才将视线从小学妹身上移开,乖乖点头说好,转身时衣服却被拉住了,回头,是手里拿着药水的小学妹。
“谢谢你……”
学妹气若游丝,让大黑心里愧疚感更重了:“没事……你好好休息,要不睡一觉吧,我等会儿再来看你。”
大黑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行吗?”
学妹点点头,松开了拉着他衣服的手,低头盯着手里的藿香正气水面露难色,白大褂跟她说闭着眼睛灌进去就行了。
大黑一步三回头,终于是走回了他们班的位置。一群毛头小子看到他走近连忙规规矩矩地站好,他走到他们跟前了,就用一种充满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其中也有那么点哀求的意思。他们这个班站了也有好一会儿了,太阳越升越高,就算是在树荫下都开始觉得热起来了。大黑无奈,摆了摆手让他们解散:“该喝水的去喝水,该上厕所的去上厕所,休息半个小时。”
丫头小子们欢呼着散开了,大黑自己找了个阴凉地方看着隔壁班开始训练。经过之前的事,现在也没有哪个学生敢去和他搭话,都和身边的同学聊着高中的事情,明着暗着打听对方的高考成绩与情史,相互吐槽学校万恶的食堂,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一个人待着的大黑此时乐得清闲,嘴里叼着根草,吹着风,倒也逍遥自在。
只是他仍忍不住往学妹那个方向去看。那学妹手里捧着一个纸杯,规规矩矩地坐在树荫下,身边立着一大桶免费凉茶,先前那个白大褂则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黑吐掉嘴里的绿草,捡起自己的茶壶就直接往学妹那里走去,走到水桶那自顾自地打水,学妹喝着凉茶,侧头看着他。大黑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打完水主动跟她搭话:“好点了吗?”他一边喝水一边问她。
学妹点点头,大概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点头后就沉默着继续喝着见底了的茶水。
大黑干脆在她身边坐下来:“身体怎么会这么差?要趁着军训的时候多锻炼锻炼自己了。”大黑看着她细得像竹竿一样的手,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我看你也挺瘦的,平常也要多吃点。”
学妹愣了一下:“我……我……我第一次来南方……不适应南方的太阳……所以……”
这回换大黑愣住了:“你是北方人?”这么瘦小……竟然是北方女孩?怎么和……传闻中的北方女孩不太一样?说好的北方女孩比南方男孩都要高都要豪迈呢?
“对,我是北方的,很多人都说我不像北方人……”学妹想了想,“其实我觉得北方和南方差距也不是很大……除了天气。”
“怎么会?”
“真的,吃的是差不多的,衣食住行都基本上是一样的,人也都是一样的……”
“怎么个一样法?你看光是我和你,差距就很大了。”大黑顺着她的话就开始聊了起来,说来也奇怪,大黑对女孩一向苦手,对这个小学妹,沟通起来却没什么障碍。他们两个人性格各异,生活也差得远,没想到竟也可以聊到一块去。大黑趁着这个机会告诉了她这个城市这个大学的事情,也借着她了解到了北方的一些趣闻,小学妹甚至提到了她的旅游,她小小的年纪,却几乎游遍了整个中国,而且基本都是一个人,偶尔才会有大她不少的哥哥一起结伴出游。
“你还有一个哥哥啊?”
“嗯……我哥哥很高很强壮,人很好,打架也很厉害,他从小就保护我……他现在在北方工作,他很厉害。”学妹提到自己的亲人的时候露出了微笑,大黑觉得稀奇,也跟着笑了起来。
“真好,有个一直陪着自己的兄弟姐妹,挺幸福的。”
“教官是独生子吗?”学妹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主动问道。
“不,其实……我有一个弟弟,他还在读书。他也很优秀,学习成绩都很好,他不像我从小疯到大,是比较安静的男孩子,不过……”大黑顿了顿,然后才接着说:“不过他是跟着我妈妈的,妈妈另外成家,除了偶遇,我们也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到现在也快有十年了。”
一般听到这些话,对方都会露出惋惜或者同情的表情,但大黑很意外地发现这个学妹并没有,像是对这个话题没有任何兴趣一样聊起了其他的事情。大黑奇怪地同时也松了口气,虽然说是单亲家庭,但他一直生活得很幸福,无端接受他人或同情或抱歉的注视,真的挺尴尬的,学妹这样,反倒让他觉得轻松自在。
他不能一直和学妹坐在这里聊天,他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草,临走前甚至想向她询问姓名,好在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军训结束之后他们就是陌路人,之前校领导特地把不同系的学生教官与新生分在一起,所以他们绝对不是同一个系的,不同系的宿舍楼隔得老远,如果运气好,他们说不定能在去赶跨校区的大课的路上擦肩而过。
但也仅此而已了,他们不会再有多余的联系,大黑马上就要去实习了,而学妹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他们不会再有多余的联系了。
一想到这,大黑心里变得不是滋味,匆匆和她道别就回到原本的地方,继续一个人呆坐在树荫底下,一口一口地喝着凉茶。时间差不多了,便吹哨喊集合,正式开始了第一天的训练。
而无所事事地坐在茶水桶旁边的小学妹定定望着他们,望着大黑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白大褂扶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走了过来,招呼着她过来帮忙,之后的一整天,学妹就一直在给白大褂打下手。有中暑的女孩转醒后也会和她搭话,然而还没说上两句,就又会有新的中暑者被搀扶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越来越毒辣,终于到了午餐解散时间,大汗淋漓的新生们一窝蜂地涌进食堂,白大褂在一个小本子上做着记录,见她看着食堂,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牛奶糖塞到她手里:“今天你帮了我不少,请你吃糖。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去吃饭吧。”
一大把牛奶糖几乎抓不住,她只好收进自己的迷彩裤口袋里,点点头,转身走向食堂。
食堂队伍排得老长,好在阿姨们动作利索,没多久她就排到了。她点了自己喜欢的菜,一个人端着餐盘寻找座位。
大得夸张的电风扇呼啦呼啦地吹着,排着队或者吃着午餐的学生们嚷嚷着抱怨教官的冷血无情,碗筷的碰撞声也此起彼伏,整个食堂无处不充斥着噪音。不,其实也有例外,那就是进门右拐的教官用餐区,一众教官交流着自己学生的听话或者不听话,时不时响起男人味儿十足的豪爽大笑,但教官就那么点人,待在这沸腾的食堂,反倒显得安静多了。
她的教官也在那里,手里握着筷子,被身边的人拉着一起聊天,但他基本没说话。但他也是会笑的,有时候是有些仓促的微笑,更多时候是开怀的笑。他摘掉了训练时从未摘下的军帽,露出了对于男性而言偏长的黑发。他的刘海格外长,斜斜地挂在脸上,几乎完全遮住了左眼,他低头吃饭的时候刘海会顺从地滑下,他不得不一边撩头发一边吃饭,看起来有趣极了。
她其实就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也没多久,她的教官却在下一刻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一般,嘴里嚼着饭菜,转头直直望向这边。
然而她却正好被一个女生拉走,那女生便是中暑后和她搭话的那位,见她一个人,便热情地邀请她共同进餐。于是,她的教官便只看到她转身离开的背影。
就差那么一两秒的时间,他们便可以对上彼此的视线。
tbc.
(又是)久违的更新【你他妈】。
誓将甜与俗套进行到底。
话说我刚数了数前面几更的字数……过万了哎……可我啥剧情都没写……这莫非要搞成一个中篇……
努力想开始勤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QwQ

评论(1)
热度(11)

© 今天我cp涨股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