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黑傀】论与面瘫相处的风险与收益04

*cp为【鬼使黑×傀儡师】。
ooc严重。
放飞自我。
又是久违的更新。












04.
大黑心里是这么想的,其实也就顺便想一想而已,不知咋的,贼巧的,老天爷正好就听见了他心里的自言自语,隔天他被学生会的强行带走,迷迷糊糊地跟着零零散散的几个男生一起站在操场还没缓过神,一队据说是军队退役的训练有素的军人就挤了过来,带头的黑大个自称教官,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开始对这几个毛头小伙子进行紧张的训练。
原来这一年,营地与学校商量着发扬领导人强调的创新精神,他们一合计,当下就决定今年的军训由学生训练学生,教官辅助,多有意思!多创新!
然而学校和营地高兴了,苦的依旧是学生,而大黑就是这倒霉学生中的一人。虽然平常他也是个热爱运动的健康好青年,但教官禽兽不如,天公也不作美,大白天的愣是见不着一朵云,太阳暴晒阳光毒辣,差点脱掉一层皮,回寝室还要挺着累得半死的身子去收拾那一帮幸灾乐祸的损友,被折腾得够呛,每天恨不得睡死在床上。这天刚训练完,两三天没打开通讯工具的他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个戏,这会儿他是没法去赶进度了,这可得和那边好好说说。
大黑手软,哆嗦着按着键盘去和晴明联系,晴明虽然严肃刻板,但他也明白网络上的事到底是比不上现实,收到大黑关于拖进度的道歉后,他表示十分理解,让大黑先处理自己的事。解决了晴明这里,他看着手机里的qq界面,里面顶着“傀儡师”三个字的头像是灰的,他们的上次聊天依旧是好几天前。
大黑一闭眼睛,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绪,于是扔了手机,抱着枕头倒头大睡,第二天被闹钟赶着起来继续接受教官的摧残。
到了周一,新的一周的第一天,大清早的,闹钟还没响,大黑自己却醒了,他爬起来关掉闹钟就往学校食堂赶。这个时候天刚翻起鱼肚白,夏天温差大,这个时候他甚至还觉得有着冷。他跑在路上,根本见不着一个人。吃了早饭他就去集合领迷彩服,头一次以教官的身份穿上迷彩服,他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换了衣服后把下摆塞进裤子里,又扯出来,又塞进去。
没多久,老旧的广播里放起了常用的集合音乐,陆陆续续就有新生从宿舍楼里出来。
虽然说是新的地方,身边都是陌生的人,但是对于活跃的新生而言,这用来准备日常事宜的短短几天足够让他们和各自的宿友打成一片了,所以这会儿几乎所有人都是三五成群,甚至有不少女孩子亲昵地手拉手。于是这会儿,孤零零的人反而格外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所以大黑一眼就看到了那天那个宛若精致人偶的小学妹了。
那小学妹手里拿着一个缺了一口子的面包,孤零零地在路上走着,她套着一看就知道是小码的迷彩服,然而这衣服对她而言显然还是太大了,下摆到了她大腿,甚至快没到膝盖,简直就像一个笨拙的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她的衣服蓬松地垂着,风从下摆那里灌进去的时候衣服就会微微隆起,看起来就像穿着裙子一样。
太大了,衣服太大了,或者说是她太小了。大黑这么想着。他突然想起报名那会儿他自称是她哥,不过现在他想的却是,要是他真是她哥,保准把她喂得白白胖胖的,然后买真正的、漂漂亮亮的裙子给她穿。
他心里想法乱七八糟,天马行空,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地保持着教官要求的标准站姿。
他看到那小学妹专心致志地吃掉了手里的面包,小步跑去丢了塑料袋,转身一头扎进了人群中,很快就消失在熙熙攘攘之中,大黑怎么找都找不到,却不想等他被教官领到一个班的前面时,那小学妹就站在第一排盯着他看。
小学妹依旧没什么表情,睁着一双大眼睛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瞅着他。教官把他介绍了一番,拍了拍他的背就让他自我介绍,大黑紧张得手心冒汗,下意识地立正稍息,腰背挺得笔直。
“你们好,欢迎来到yys大学,我们会对你们进行为期十五天的训练,以最好的精神面貌面对大学生活!”大黑紧张兮兮地打了个官腔,然后才挤出一个笑脸介绍自己:“我是你们的教官,黑教官,这十五天就有我和你们一起度过了!”
大黑在被真正的教官训练的那几天就被反复叮嘱不要把自己的学生身份透露出去,于是就这么含糊地把自己的身份带过。然而他到底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看起来实在年轻,等到早会结束后的自由活动时间,就有大半的新生来堵他:“教官!你多大了?看起来好小啊!”
“我?小?你们这些小毛孩说什么呢,我可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不要乱猜了,快去准备集合!”大黑当时也没多想,端着教官的架子呵斥他们。
“嘻嘻,二十一岁也是二十多岁,二十九岁也是二十多岁,那中间可差远了!”
“对啊,我看教官顶多二十二岁!”
“就是!”
大黑心里诧异,还真给这些小鬼给猜对了,他今年还真是二十二岁。
大黑知道自己守不住话,怕自己给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套出来,当下虎着脸把他们全部从地上拉起来。
“看来你们很闲啊,起立!你们现在就给我开始训练!先给我站十分钟!中指紧贴裤缝,脚尖张开六十度!”
教官的威严一出,吓得胡闹的新生战战兢兢地站好,学校的安排是先自由活动,教官十点才会开始自行训练,而大黑现在提前了半小时就开始了,新生们被吓到是一回事,心里不满又是另一回事,这下根本就没人再有去八卦这位黑教官的心思了,明面上立正站好,在大黑转身时就开始埋汰他。
大黑听得一清二楚,转回来凶神恶煞地吓唬他们:“当我没听见是吧,再加十分钟!”
听到这话,这个班的学生在心里暗暗叫苦,骂着刚才那几个嘴碎的,却没想过自己其实也是其中一员。而其他班的听见大黑吓唬人的吼叫声,皆是抱着半同情半幸灾乐祸的态度望着他们看戏。
大黑吓他们吓得爽快,却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初中高中没有军训过吗?挺胸收腹,身体前倾!晕倒了我可不负责!”
早晨还不是很热,站久了却还是有汗水顺着脸颊滴了下来,有的新生汗水滴到眼睛里了,还不敢伸手去擦。那新生巴眨着眼睛去看那在太阳底下阴沉着脸的大黑,心想这教官不好对付。
而被新生纷纷归入“不好惹”的队伍里的大黑却是在想,一开始就这样,这群小鬼受不受得了。尤其是那几个皮肤白皙的娇滴滴的女孩子们,晒完太阳再回寝室保准是要躲起来哭的,特别是那一声不吭站在第一排的那个小学妹,脑袋一直冒汗,真怕她眼睛一闭就直接晕过去。
慢慢来吧。
还有十五天,慢慢来吧。
大黑这么想。
tbc.

评论(1)
热度(9)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