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cp涨股了吗

——没有——

-微博@九十九杠一-

喜欢言洛柯,喜欢轰出胜常梅。
喜欢黑水晶。喜欢雷狮海盗团。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黑傀】论与面瘫相处的风险与收益03

【鬼使黑×傀儡师】。
久违的更新(大概)。
我怎么记起了流水账,药丸。






03.
昨天乱嚎一嗓子又躺着装死的后果就是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被损人的室友从被窝里赶出来去给全寝带早饭,平常周末不睡到中午是不会醒的损友们此时生龙活虎地围着他叽叽喳喳报了一长串的食物名,再三叮嘱后才放心地把大黑踢出了寝室,并大力地关上了大门。
装可怜敲门无果,大清早的他也不敢骂骂咧咧扰别人的清净,只好认命跑腿,不知过了多久才满载而归。结果回来刷完牙洗完脸,大黑才刚拿起温热的肉包,还没来得及咬一口,就被破门而入地副班长吓得差点掉地上。
难得正经的副班长一脸严肃,告诉他们立马选出两个人,去迎接新生,美名其曰“志愿者”。
大黑与室友们相视一望,大黑这学期刚上大三,大三大四的学生都要提前来学校办手续,大四是因为忙,大三则是因为要去做苦力。大学生活都是自理,学校除了上课收费外其他基本啥都不会管,什么都是交给学生,开学与期末的时候事情最多,学校当着撒手掌柜,学生会只好自己到处拉人自己安排。
眼看开学日将至,又是学长学姐们的受苦受难日。不过还好,好歹能加点操行分。可说是志愿者,但这到底是白白卖苦力的事,马上开学了,最后一点的放假时间谁愿意出去顶着大太阳像个傻子一样的举着牌子等人?大黑跟室友们相互推脱,最后抽签决定是大黑与室友二尧去。
抽签就是简单的写纸条挨个抽,尧子主动第一个抽,大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做了弊,抽到了“去”这个选项。见大黑盯着他震惊得说不出话,二尧一眨桃花眼,大黑便想起这家伙生性好色,还不喜欢学校里同级的御姐们,专门盯着十几岁的妙龄少女,这会儿他指不定端着什么花花肠子。
大黑寝室共有六个人,大黑第四个抽,当他看到签上写的“去”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完了,跟这人一起干活,准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大黑和二尧跟着副班长屁颠屁颠地跑到校门口集合,近百来个人委屈地挤在校门口的老樟树下躲着太阳,他们或戴着印有学校校徽的小黄帽,或举着三角小红旗,大黑和二尧一走过去,也被各自塞了一顶帽子。学生会的组织着志愿者们分配任务,大黑与二尧被分到火车站组,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上了学校租的公交车,司机一转方向盘,车子就开向了火车站。
不是时时刻刻都会有新生来这里,但志愿者们却是要一直待在自己搭建的小空间下等着火车,不管是来自东南还是西北的火车,只要在这个站停下,有乘客从出站口出来,他们就必须举着自己学校的招牌像商场揽客一样冲乘客们吆喝,好不容易等到一位学生打扮的,却是拖着行李箱去了隔壁的xx大学,这时xx大学就是抢他们生意的敌人。
哪怕来了那么几个人,也得好声好气地伺候着,不得怠慢。这椅子是必须让出来的,珍贵的矿泉水十有八九也得进了新生的肚子里,怂得像个孙子似得志愿者还得去安抚等得不耐烦的小崽子们,告诉他们非得到了规定的人数才可以开车回学校。大部分新生还是讲道理,抱怨几句也就乖了,不听话的甩你脸色,骂骂咧咧地打车走了。
大黑脾气一般,却也不会和刚成年的孩子计较,但二尧就不同了,天生少爷性子,当下就叉腰站起跟新生对骂,差点没打起来。其他志愿者安抚新生,大黑把二尧拖到公厕拳头冲着他的脸,威胁半天才肯老实下来。
而大黑提着二尧的衣领从厕所出来时,正好看见有个长发的女孩,没什么表情地提着行李箱站在他们临时搭的小棚子边上,手里拿着几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大黑眼尖看到其中夹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于是当下二尧冲那个女孩走了过去。
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光景,身高约莫一米五多,人清秀漂亮,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女孩巴掌大的小脸白白净净,一双黑色的眼睛占据着不小的位置,眨眼的时候看起来特别的可爱,真看不出这是一个即将步入大学殿堂的人。
大黑看清了女孩的脸也有点迟疑,不过他还是走到了她身边,大黑知道自己长得凶,于是尽量温柔地开口问她:“你是yys大学的新生吗?”
装出来的温柔让大黑显得特别僵硬,他自己也变扭,就傻傻地像个木偶一样立在那里等着女孩的反应。女孩头顶才到他胸口,她抬起头来看向他,似是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是。”
虽然女孩的反应并不如他所想,紧张或者害羞,都没法从她无表情的脸上表现出来,大黑却松了口气,很少和女性搭话的他能够得到对方的回应便觉得自己发挥超常了。当下他摆出学长的姿态热情地对着这小学妹笑:“既然是那就到棚子里面去吧,待在这里晒太阳做什么,别晒着自己。”
还不知姓名的学妹点点头,顺从地被大黑推进棚子底下,大黑将霸占着椅子偷懒的二尧赶走,招呼着学妹坐下,也不管那二尧在背后骂他见色忘义,他取下小黄帽给自己扇风,这时又有一趟火车到站,大黑连忙将帽子扣可回去,和其他志愿者一起继续唱戏似得吆喝。
二尧不愿意去,转头和刚才那个漂亮学妹搭话,二尧不老实,小心思在那转来转去,奈何学妹油盐不进,怎么也套不出话来,二尧单方面的聊了一会儿,学妹的手机响了,转身专心致志地接起了电话,没再给二尧一个多余的眼神。
二尧的肩膀被人一拍,回头就看见脸上挂着微笑的大黑在盯着他:“大少爷,做什么那?”
“没……没干啥,”二尧瞬间怂了,“看学妹一个人在这,挺孤单的……就聊两句……真没干啥。”
大黑哪不知道他,阴森森地冲他笑,也没把话说明了。
“嘿哥们儿,把你那鬼样的表情收起来……别吓到妹子了。”
大黑瞬间收起了恐怖的笑脸,转头把聚在一起的新生数了数,估摸着人数差不多了,就跟领队说了一声,招呼着新生们排队上车。刚那学妹挂了电话,自己拎着硕大的行李箱摇摇晃晃地往车上走。二尧摇头叹气骂大黑是个没眼力见的,自己出手帮忙,大黑看他老老实实地搬行李也就没说什么,确认新生都上车之后就关了车门,自己刚上车站稳,司机就启动了车。
大黑在车上给新生们介绍自己的学校,刚那学妹正好就在他手边的位置,在他滔滔不绝的时候就安静地看着他,大黑也没发觉,期间有胆大外向的新生问他一些问题,大黑一个接一个地答,有个长卷发的学妹动作夸张地举了手:“学长,请问你有女朋友吗?要是没有我可以追你吗?”
那女孩脸上化着时髦而精致的妆,大黑记得自己好像之前帮她提了箱子。大黑没想到现在的女孩子这么大胆,但也率真得可爱。大黑愣了一会儿后笑着回答:“行啊,学妹尽管来。”
话是这么说,但大黑明白,一报名之后就是长达半个月的军训,那个时候再见她,她估计早就把他给忘了,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大黑靠些车,太阳直接透过大开的窗户照在他脸上,给他蒙上一层暖洋洋的颜色,风吹得他头发开始晃,却是热风,大黑侧身躲进阴影里,继续东拉西扯。
这一会儿功夫车便到了学校,经过二尧的提醒,大黑开了窍,主动棒着弱不禁风的学妹们提箱子,其中看起来最脆弱的当属那个像精致人偶一样的小学妹了。说起来这小学妹一路上没有说话,即使她就在大黑身边,他在不经意间也会忽视了她。
女孩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低得有着不真实。这会儿大哥才得空好好看看她。他发现女孩露在外面的手臂纤细得不得了,仿佛一折就断,实在勾起他人的保护欲。
大黑自注意到这一点就开始懊恼自己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还让二尧提醒才想起帮忙。这下大黑不但积极帮着提箱子引路,还主动带着女孩去报道,帮忙登记的学生一板一眼地问他是什么人,他回头望了女孩一眼,说是她哥。
女孩低着头,也不知听见了没。
登记需要本人填表,大黑招呼女孩过来,女孩纤细的手指握着笔,立在一旁的大黑一瞥就看到了她的字,字又小又圆润,很适合萌系少女。可惜这女孩一直无表情的,怎么看和“萌”字都搭不上边。
名字是最后填上去的,黑一眼就看到她写下了一个“傀”字。
要是以后还能认识的话,就叫她小傀好了。
大黑这么想道。
tbc.
二尧=妖狐。

评论(2)
热度(10)

© 今天我cp涨股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