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黑傀】论与面瘫相处的风险与收益02

*cp为【鬼使黑×傀儡师】。
*注意事项看01.











02.
等大黑从食堂回来,并没有太过关注qq消息,而是专注地继续肝着论文。他计划得很好,下午没活动,就全部用来写论文了,等吃了晚饭在安静之后再继续忙网络上的那些事。
于是,等到他看到好友山兔发来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整整六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大黑揉着眼睛,又使劲凑到电脑屏幕前,反反复复把山兔的那几个气泡里的文字看了几遍,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鬼使黑:你不会在耍我玩吧……]
大黑按下回车键,心情复杂地坐在椅子上紧张地等着对方的回复,山兔正好在线,很快就回了过来。
[山兔:祖宗你可总算上线了……是真的啦,我骗你做什么?]
[鬼使黑:对不起,今天在准备毕业论文,你说傀儡师要加入?]
[山兔:你不是才大三吗?还有我说了是啦!你的女神是要加入啦!]
[山兔:这还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谁知道你压根就没理人家,要不是我说好话,晴明那家伙就换人了!哼!]
[鬼使黑:对不起啦,下次不会了,专门给大小姐设个特别提醒好不好?]
[山兔:这还差不多(╬ ̄皿 ̄)凸]
[山兔:我现在正好在跟晴明说你的事,也一起来吧,我邀请你了]
山兔在qq简单的说了下关于这次剧本的注意事项,并把这次所需要用到的台词发给了他,留了句“yy见”便不再说话,大黑把台词粗略看了一遍才敢打开yy,刚登陆上去就看见了邀请提示,他哆嗦着点了确定,网页一刷新,他已经进入了新房间,大黑往成员列表里一看,傀儡师的名字果然列在其中。
大黑忍住想要狂刷“大大我喜欢你啊!”的冲动,清了清嗓子,开麦故作镇定地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鬼使黑。”
“来的正好,我们这里正好在对戏。”耳机里传来陌生的男音,大黑看了看,是这个剧本的策划晴明,“我们这个剧本基本上已经敲定好了,也就是现在在房里的那些人。鬼使黑,你念念台词吧。先说好,我对你了解不多,你要是没法发到我的要求,我也不能用你。”
“理解。”大黑这么说着,就再次点开了山兔发来的文件,这次的剧本是个很普通的恋爱喜剧,但是不知为何被策划大手晴明注意到了。晴明这个人是出了名的严肃认真,平常还好,一提到戏就会秒变成苛刻的魔鬼,面对这样的策划,大黑还是忍不住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关麦整理了一下情绪,才开始念起了剧本里的台词。
他现在要争取的这个角色是男二,只在剧本前半部分出现,之后就是全程吃男女主的狗粮打着酱油,台词也不多,而且极其简单,人物的性格很好揣摩,如山兔所说,这个角色确实是和他很相似的人。
倒不是真的“傻大个”,笼统地说就是一个爽朗的邻家大哥——可不就是他大黑?
然而一般的言情故事,这样的角色都是要炮灰的。大黑为自己和这个虚拟的大兄弟抹了一把同情泪后,就开麦认真对戏。
这个角色本身就和他神似,台词又不难,他发挥正常,晴明很满意,很快就确定了是他,然后把时间交给了房间里的其他人,说是让他们相互认识认识。
大黑捏着拳头兴奋半天,装模作样地把房间里的几个人的qq都要来加上,最后才急不可耐地向一直没说话的傀儡师索要qq。
刚才对戏的过程中除了晴明也时不时有人和他打招呼,给他喝彩或者倒彩,傀儡师一直安安静静的,大黑甚至担心她压根就是挂机在那里。
不过还好,他的话发出去没多久,对方就抛来了一串数字,大黑视如珍宝,连忙加上,假装矜持地等了一会儿才尝试着开始和对方说话。
[鬼使黑:在吗?]
[鬼使黑:嘿嘿,你应该知道了,我叫鬼使黑,以后我们就是一起工作了٩۹(๑•̀ω•́ ๑)۶]
一向直来直去的大黑生怕自己的语气太生硬,翻出和山兔的聊天记录,复制了平常自己不屑一顾的颜表情贴上发了过去。
依旧是有点迟钝的反应,屏幕那端过了一会儿才回复。
[傀儡师:你好。]
有点冷淡的反应并没有让大黑气馁,甚至觉得这就是傀儡师的风格,这就是她的可爱之处。大黑无意识地拿手指尖敲着电脑桌桌面,笑着继续打字。
[鬼使黑:也许傀儡师大大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觉得你很厉害ww]
打完后发出去了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直白了,而且这种话傀儡师也该听过很多遍了,多没有新意啊……
谁知对方这次很快的就回复了他。
[谢了谢你、我 很高兴x]
大黑愣了一会儿,反复把这句话看了几遍,突然明白为什么傀儡师回复总是那么慢了,原来是不怎么会打字吗……
竟然是电脑白痴吗……
大黑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浮现出,一个表情淡然的小女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笨拙地一个一个戳键盘,时不时还要抬头眯着眼睛看看屏幕,以防自己打错字的画面……
计算机专业的大黑突然觉得这也算是傀儡师的萌点怎么办,急,在线等。
就在这大黑还在愣神之际,对方有连续发了几条消息。
[傀儡师:谢谢你喜欢我。]
[傀儡师:我不是什么大大,但是,如果有我可以解决的问题,可以尽管问我。]
[傀儡师:以后、一起加油:)]
[鬼使黑:好!一定会的!]
[鬼使黑:一定不要觉得我很烦哦!]
[傀儡师:不会的。]
大黑没法平静下来,忍不住拉着傀儡师一直聊天,即使她打字很慢,即使两人显然性格完全相反,两个人南辕北辙的聊着,竟也聊到了大黑的寝室熄灯。
他们寝室熄灯不早也不晚,正好十点半,其实熄灯是这时候,他们寝室里可都会再玩那么大半天的手机或者电脑才肯谁,但大黑实在不想自己太打搅傀儡师,不得已,大黑恋恋不舍地和傀儡师道了晚安。
[傀儡师:给你聊聊很开心]
[傀儡师:早点睡]
[傀儡师:晚安。]
聊了这么久,大黑也大概摸索出傀儡师的规律了,她心情平静时肯定是一字一字地认真输入,而一到激动时开心时,错字满天飞,还会漏掉结尾的标点符号。大黑盯着她最后的“晚安”,不仅没有一点“安”,甚至越看越激动。大黑双手捂脸嚎了几嗓子,然后赶在阴损室友抄起人字拖砸过来之前动作迅速地“啪”的一声关了电脑,装模作样地躺在床上挺尸,室友还在奇怪这夜猫子今天怎么就转性了。
然而挺尸也没法阻止大黑满脑子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死死闭着眼睛,不知多久终于睡过去,然后再在梦里继续思念刚才的聊天对象。
大黑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妈的,死了也值了。
tbc.
网恋是不正确的。
作为一个三观也不怎么正常的写手再怎么不正经也不能鼓励网恋。
所以这个,其实不是单纯的网恋。
啊之前考了三天的傻逼考试,还有一些其他的事就没更新……唉明明是冷得要死的cp自己还不勤快产粮,不行,这不行……

评论(2)
热度(11)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