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cp涨股了吗

——没有——

-微博@九十九杠一-

喜欢言洛柯,喜欢轰出胜常梅。
喜欢黑水晶。喜欢雷狮海盗团。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啥黑傀大旗在我这里……我拒绝……一个人扛旗我拒绝啦QvQ
感谢七哥爸爸的粮食(///ω///)

欹歌江南:

《鬼人傀》⑥~⑧
to @一方水土养一方暗
图片来自 @一方水土养一方暗
鬼傀大旗在她手上。
完结撒花~

【6】
络新妇发觉自己惹上了大麻烦,傀儡师少女带着她的傀儡站在她面前,木木的表情一成不变,不过,浑身已经散布着危险的气息,眼神冰凉。更别说她身边那个萦绕着炽热妖气的冥界使者。再看看已经召唤出座敷童子严阵以待的阴阳师,络新妇很头疼。
早知道当初应该连那个少女也带过来。
傀儡似乎散发着极度浓重的怨气,木头做的肢体扭动着,向络新妇击去,在傀儡师的操纵下,突破蛛网重重砸到络新妇的身体上。络新妇吃疼,喷出一大团粘稠的蛛网,它们在空气中迅速凝固变得柔韧无比,挡住傀儡师下一步的攻击,趁这个空挡她逃向巢穴深处。
“打了人就跑这可不好吧!”黑色的镰刀兀然出现在傀儡师面前,把那些蛛网直接砍断,劈开一条道路,鬼使黑向傀儡师招手:“快过来,我带你去报仇!”
“好。”傀儡师的声音里面好像有了些精神,不像原来那样死气沉沉。
两位向巢穴深处追击络新妇,晴明在后面紧跟,给沿途的蛛网贴上符咒以防止她它们出现异常封闭道路。
巢穴深处,络新妇居于高处,看着傀儡师和鬼使黑步入了蛛网陷阱,甩手一招,巢穴涌出无数的毒蜘蛛,沿着蛛网向他们爬过去,这是她这个巢穴里面的防卫,鬼使黑看见那些狰狞的毒蜘蛛逼近,挡住傀儡师:“这些蜘蛛有毒,你躲远点!”
傀儡师木讷地看看傀儡,随后傀儡和她一起迎向蛛群,惊得鬼使黑也跟上去:“喂!”只见傀儡长臂一伦,拍死无数毒蛛,傀儡师一路畅通无阻地直接迫近络新妇。鬼使黑才迟钝地想起来木头做的傀儡根本不怕区区的毒蜘蛛。他摇摇头,也抡起镰刀一路劈过去,做她复仇的协助者。络新妇觉得吃力了,对面一个木头人一个冥府使者,都是她奈何不了的,唯一一个人类,偏偏又是阴阳师。
傀儡师已经来到了,傀儡双臂张开,关节噼里啪啦的抽展两米长,下一秒,手掌立即带着风声向她拍来,看情况一旦挨上,她立即变成一张肉饼。络新妇慌乱下挥手放出毒蛛攻击,自己紧急撤退,而鬼使黑也已然到了她面前,在她躲过傀儡攻击时一刀砍下,络新妇退得慢了,被鬼使黑劈中身下蜘蛛的脸,墨绿色的血液喷溅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蜘蛛落在网间,惨叫起来。
“你们!”络新妇疼且大怒,但是她深知此刻完全没办法和这一行人抗衡,她擅长的是诡计和诱骗,偏偏这两个一路横冲直撞,木头一样不为所动,是她难以抵挡的对手。
“要认输了吗?”鬼使黑的镰刀指向她,“或者现在就把你送进地府。”傀儡师出现在他身边,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神依然空洞。
“你们,你们给我记住……!”络新妇倒在蛛网上,皮肤迅速变皱发黑,蜘蛛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傀儡飞过去给予那具身体狠力一击,发现这具身体已经变成了空壳。
白色的小蜘蛛顺着蛛丝,从空壳的裂缝向深渊垂落……
她逃掉了。
【7】
“已经结束了吗?”晴明觉得自己来得有点迟了。
“让她逃掉了。”鬼使黑答话。
“哥哥……”傀儡师依然木木。
傀儡转过身来,睁圆的双目盯着他们,突然挥舞起手臂攻击鬼使黑。
“喂!我是好人!”鬼使黑反应不慢地大喊起来,立即跳开。然而傀儡狂舞着手臂对他紧追不舍,有不打到他誓不罢休的气势。
“喂喂喂!怎么会这个样子!小傀你的哥哥疯啦!”鬼使黑被撵得上蹿下跳,气急败坏地冲傀儡师喊道。
“……哥哥……”傀儡师虽然是面无表情,不过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傀儡也不听她的,依然穷追鬼使黑。
“QQ牛力鸡肉!”晴明一张符飞过去“啪”的沾到傀儡的心脏部位,傀儡停下来了,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呼……跑死我了这是怎么回事!”鬼使黑撑着镰刀喘气,看向傀儡师,“你哥哥不是由你控制的吗!小傀!你为什么要打我!”
“不……”傀儡师木然地看他。
“QQ牛里脊肉!”——“啪”的又是一张符贴到傀儡师胸口,傀儡师于是也闭上眼睛不动了。
“晴明?!”鬼使黑完全搞不懂现在的情况了。
晴明:“傀儡一直在蜘蛛的巢穴里面,怨气使他产生了暴走,我只好把它封印,方便带回去驱散它的怨恨以免伤及无辜。”
“那你为什么连小傀也封印了。”鬼使黑听了解释,走到傀儡师身边转圈打量,把她单手提起来。
“傀儡和她心神相通,为了避免她受到影响只好把她封印起来。”
“好,那么我们回去吧。”鬼使黑再次把傀儡师抗到肩上招呼晴明。
晴明取了傀儡,给座敷童子一个示意。
座敷在络新妇巢穴里面放了一把火,把蛛网连同蛛网里面的死物烧得干干净净,晴明他们和外面的神乐等人汇合,略略问了几句后一行人回到了阴阳师庭院,把两兄妹安置好了。
【8】
最后的结果是傀儡身上的怨气被驱散了,不过仍然需要在神龛里面静置半天多。傀儡师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就静静坐在庭院里面等哥哥苏醒。
“晴明!我要走了!”鬼使黑把镰刀架到肩膀上,站在门口。
“那么快?”晴明疑惑。
“虽然那个老太婆说没问题,不过地府的工作挺繁重的,我得回去帮忙了。”
“原来如此,那我送你出去吧。”
晴明也不挽留,他抬一抬扇子,准备引他出去。
鬼使黑看了看端坐在樱花树下的傀儡师,喊一声:“小傀,我走了,你可别再把你的哥哥弄丢了!”
傀儡师抬起头看看他,站了起来。
“不用感谢我,举手之劳而已。”他摸摸鼻子。
傀儡师走了过来。
“真的不用感谢我。”鬼使黑补充。
晴明一脸阴翳: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有感谢你的意思???
傀儡师走到了鬼使黑面前,她沉默了半晌,鬼使黑也诡异地沉默了半晌。晴明莫名其妙也只好跟着沉默。
庭院的风吹起他们的衣袂,晴明看了看屋顶,觉得自己的存在好像有些多余。
傀儡师解下腰间的傀儡娃娃,递给鬼使黑:“谢谢,这个,可以带来好运。”
也许这是她唯一能给的谢礼吧。
……还真的是想表示谢意啊,怎么看出来的!晴明心里大大震惊了。
鬼使黑却没有推辞嫌弃,高高兴兴地接过来:“挺好看的,谢啦,。”
傀儡师似乎是笑了,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身边的气场变得温柔起来:“再见。”
晴明把鬼使黑送出了庭院,而半天后傀儡解除封印,变回了原本的温和模样。傀儡师接过傀儡,重新背到背上,也在神乐的相送下离开了庭院。
鬼使黑回到地府遇见了出来接他的鬼使白。
“白!好久不见了!”鬼使黑看见弟弟立即把镰刀拿在头上挥啊挥。
“回来了。我们快去向阎魔大人复命吧。她等很久了。”鬼使白没有太多情绪。
“好咧!”
鬼使黑一路挥着镰刀小跑过去。鬼使白注意到了他腰间别着的娃娃,微微一怔:“这个是?”
“谢礼。”
“谢礼?”
“是的,谢礼。”鬼使黑笑着没有怎么解释,鬼使白也不再问,两兄弟就一同回去了。
这场找哥哥的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两人的相处时间不是很多,不过以后在鬼使黑行走世间勾魂夺魄的时候,也许偶尔可以遇见背着傀儡在世间游荡着的傀儡师吧。
那个娃娃被安放在了鬼使黑房间的窗台上。
【完】

评论(1)
热度(22)
  1. 今天我cp涨股了吗欹歌江南 转载了此图片
    啥黑傀大旗在我这里……我拒绝……一个人扛旗我拒绝啦QvQ感谢七哥爸爸的粮食(///ω///)

© 今天我cp涨股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