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言柯/全员】二零一七【更新二】【呆毛社】

末日丧尸梗。

这里一仟六百(阿暗)。

禁止无授权转载。

【更新二】

002.

杂物散乱的房间。

发着幽蓝色荧光的显示屏。

盘腿坐在椅子上的宅男,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着几乎被时代希望的老旧游戏,他看起来只有十来岁,娃娃脸,身上穿着很普通的T桖,但下身那满是口袋的阔腿裤却很少见。这个宅男叫徵羽摩柯,在从未停止过的诡异敲门声中非常淡定地打着游戏。

摩柯一直无视,门外的人却非常执著地敲着,起码已经敲了有三分钟整了,可见其是何等执着。一开始摩柯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他又以为是学姐忘了带钥匙,但以学姐的脾气,估计敲门还没超过三十秒后就会改敲为踹,绝不会坚持这么久,所以门外的人绝对不是他家学姐。而且,这敲门声怎么听都有些不对劲,有点不像平常的敲门声……反而更像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在撞门。

敲门声虽然烦人,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专心,他一边快速砍怪一边抽空大声嚷嚷:“放弃吧!我是一个有节操的男人,我是绝对不会给学姐以外的人开门的!”

门外的人依旧执著,用行动表示不理解开个门怎么就和节操扯上关系了。

摩柯有些烦躁,他迅速干掉这个关卡的Boos,走到门口往猫眼里瞧,首先入眼的是一片漆黑。

摩柯住的地方是他恋人临时租的小房子,价格便宜但环境不怎么样,楼房外爬满了爬山虎,尤其是他门口那条走廊尽头的窗台,几乎全被长得密密麻麻的爬山虎给遮住。晚上还好,有个灯,白天就基本没有光线照进来,看什么东西都比较费劲。

比如现在,他眯着眼睛,根本就看不清外面的人,他先看到的是一头卷发,然后才看到部分身体的曲线,似乎是个女人,看那姿势似乎是紧紧贴在门上的。

摩柯退开一些,目瞪口呆状:噫!贴在门上!真恶心,哪里来的hentai!

摩柯这么想着,又往猫眼里看了几眼,而那人还在——挠门?敲门?不重要。

门是合金做的,摩柯完全不担心门会被这女人挠坏,再说换个门也只需要几百元的事,算不了什么大事。只是,学姐要是回来了——误会他跟门外的怪阿姨的关系就不好了!这才是最糟糕的啊!学L蹲在木椅子上装逼的摩柯挠了挠头。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似乎在街上,一片喧哗声。“学姐?”

对方没应。

摩柯又喊了几声,对方那人才堪堪应了一声,即使是一声,也十分冷淡。摩柯显然是早就习惯被冷淡对待了,他像个讨好主人的小狗一样非常欢快地不断说话:“学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跟你说哦最近非典闹得很厉害,外面一点都不安全哦!学姐你说跟我待在家里亲亲爱爱多好啊是不是?……噫,为什么说'不是'啦……外面真的很危险哦,学姐我跟你说我看到消息……哎呀真的不是网上制造恐慌的传闻啦!总之快点回来啦!”

对方沉默,摩柯想了想,可怜兮兮地再次开口。“我要饿死了啦……”

对方似乎轻哼了一声,然后果断地挂断了电话,摩柯不死心又飞速发了几天信息过去,说真的,他打游戏手速都没这么快过!

然而他家学姐并没有理他。摩柯又是高兴又是失落,然后想着该怎么对待门外的女人。那人对他的喊话没有反应,完全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要是直接开门看一眼吧,摩柯他又担心对方真的是那种直接一刀子劈过来的变态杀手,那可就不好了!

啊啊这下可怎么办呢?出动吧!魔法少女小圆……我,我呸……

他正在自个儿吐槽自己的时候,他的手机意外的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天啦噜学姐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我我要去看黄历历历历历历……”

“……闭嘴。”

“历历历……哦。”摩柯很乖巧地闭嘴了。

“我马上就要到家了,你那里……我说,没有人敲门什么的吧?”

摩柯还没来得及为那个字眼感到高兴,听到后半句的他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学姐我跟那人没有关系、我们是清白的!”

“……谁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电话那头的人吼了一句,“总之,除了我,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哦。”

“也不要往外面看。”

“……如果看了呢?”摩柯小心翼翼地开口。

对方,果断地:“就分手。”

摩柯,委屈地:“……嘤。”

“听到没有?”

“Yes,sir!”

“……”

摩柯委屈地嘤嘤嘤之后就安静了下来,门外的人还在锲而不舍地挠着墙,隔壁似乎还有小孩的哭闹声。唔,隔壁王叔又跟老婆吵架了吗?

摩柯抓了抓头发,没有了游戏机发出来的声响,挠门的刺耳噪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可怖,静下心来听,感觉它似乎是来自四面八方,令人毛骨悚然。

嘛,用来做【哔——】的bgm倒是不错呢~摩柯为自己的脑洞感到好笑,他塞上耳机听歌继续淡定地打游戏,打了没几盘突然停电了,因为他一向晚睡晚起,压根就没有拉窗帘的习惯,一时间他眼里就只剩下黑暗,耳机里的歌声也在停电的瞬间戛然而止,此刻整个房间又黑又静,只有那诡异的敲门声。

摩柯摘下耳机顶着魔音抹黑去拉电闸,没想到居然有用,原来刚才只是跳闸么?

他适应了一下光线后就去拉窗帘,却见外面漆黑如墨,天竟不知何时下起了雨,耳边尽是透过玻璃而变了调的沙沙雨声,一道闪电划过乌云,雷电的轰鸣声随后炸起,而雨继续地下着。

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多变啊。摩柯这样想着。

但愿学姐带了伞,虽然不可能。

摩柯拉开椅子想继续游戏,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对了,外面的hentai没有挠门了。走了?

他没来得及往外看,就听见有人把门踹地咚咚响:“开门。”

“学姐!”摩柯叫了一声,连忙开门,门口斜站着一名短发女青年,正是他家学姐,名字是言和。

言和的衣服湿了部分,大概是淋了雨,她推开摩柯就往里面走,顺便还带上门,把门外的状况遮得严严实实的,摩柯也听话,不去因为好奇而问东问西的,听着她的指挥把门锁上然后用沙发堵得严实了。回头一看,言和自己倒在另一个沙发上闭目养神,摩柯看向她,发现她的衣服上除了雨水还沾着血污,看颜色,是新血。

“学姐你去杀人啦?”摩柯面对着她这样说。

“对啊。”

“好酷哦。”十分真诚的语气。

“……”言和沉默了几秒,抄起一个瓷杯——放下,抄起一个抱枕往摩柯的方向砸去,摩柯乐呵呵地用脸接住。

言和缩成一团,摩柯就抱着刚刚用脸接到的抱枕:“所以说,学姐你刚才干嘛去了呢?”

言和没说话,丢给他一份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套餐:“半小时后叫醒我。”

摩柯伸手接住,然后从套餐里挑出一个汉堡直接开始啃,含糊不清地开口:“唔哩?”

“吃过了。”言和背对着他躺着。

“吱唔?”

“真的。”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徵羽摩柯与他女票言和是如何对话的。

摩柯不再多嘴,抱着汉堡啃啃啃,两边脸颊都鼓得跟个小仓鼠似的。他一遍嚼着一遍拉开袋子往里看,套餐里有汉堡也有薯条,哦,还有一个鸡腿,可惜没有可乐。摩柯不无遗憾地想。

二十几分钟后摩柯叫醒了言和,言和揉了揉眼睛就爬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翻箱倒柜收拾东西,摩柯就在一边心惊胆战地看着。

“学姐你要离家出走了么?”不然为什么连衣服都准备好了!还有一大包姨妈巾!哦哦哦哦学姐终于要抛夫弃子了吗哦不对我们还没结婚也还没生孩子不过为什么我有一点小兴奋呢!等等为什么还带上了刀,帐篷……居然还有防毒面具?!不对学姐你在家里都藏了些什么!!

言和没理他,收拾了十来分钟又挑挑拣拣,掂量着把一些东西又放了回去,绕是如此,东西也是堆了一堆。言和翻出一双质量算好的运动鞋换上,末了又挑了双丢他面前。

摩柯受宠若惊,抓着鞋的手都有些哆嗦:“学姐你这是要跟我私奔奔奔奔……?”

“逃命。”言和头也不抬地继续掂量东西。

“不好吧吧吧学姐我还未成年呢!不如学姐你还是带我见见岳父吧指不定他会同意呢呢呢?哦不对我没有岳父岳母……指不定姑姑们会同意呢!”他一边这么说着却一边往自己的裤口袋里塞各种小玩意儿。

“……”

“不过你说怎样就怎样!私奔哎!有点小激动怎么办办办!”

“闭嘴!”言和终于忍不住了。

于是摩柯非常听话地闭嘴了。几分钟后言和拉着他一人背个包冲出房门,那速度,似乎确实是在逃命一般。他们两往走廊当头的楼梯跑去,一向眼尖的摩柯一眼就瞅到离楼梯口。

那里躺着一个女人。

准确而言,是一具女尸,离得远他只觉得这个女人有着说不出的怪异,走近些他才发现这女人的脑袋几乎是一个漏了气的气球,完全干瘪的,看起来十分恐怖,那畸形的脑袋边上,白色与血色混在一起,经常玩恐怖游戏的摩柯当然知道那是脑浆,所以他更觉得反胃。他还看见了女尸身上数十个黑漆漆的洞,血如泉涌般往外流着,地上全是血,或黑或红的印记在地上组成一幅诡异的图画,血还流到了楼道里,空气里满是铁锈味。

……嗳?

摩柯愣在原地。

这是怎么了?

tbc.

3214字。


评论(1)
热度(7)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