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cp涨股了吗

——没有——

-微博@九十九杠一-

喜欢言洛柯,喜欢轰出胜常梅。
喜欢黑水晶。喜欢雷狮海盗团。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言战】A Vision

BGM-【磯子ハタ】《星を渡る鸟》

言百合系列(不对)。

言和撩妹系列(没错)。

言和是个渣攻系列(并没有这个系列)。

注意:虽然是ABO设定,但是这个言和并没有小丁丁。别问为什么!因为我雷!但是我TM不知道怎么设定!才可以同性相亲!而且我想看战音的发情期!所以就写了ABO!我有病!有病!别理我我有病!有病!(不过本段没肉)

其实我很喜欢叫lorra劳拉。别问为什么。

本段是言和部分。以后写劳拉部分。

其中歌词改自王尔德《爱的沉默》(Silentium Amoris)。但是!原作好太多!





   《A vision》*

   来自 一仟六百(阿暗)

>>

   自从言和过了法定结婚年龄之后,家里人就开始急急忙忙给她准备相亲的事,与她见过面的女性已经超过了三十个了,她都觉得不耐烦了,可是她的婚事却迟迟没有定下来。于是她的父母更加勤快地给她安排相亲,导致言和对这种事情越发反感,对自己接连不断的相亲也表现得越来越随心所欲,看到和心意的就撩两下,不和心意的就板着脸凶巴巴地对她们,吓坏了不少好女孩。

   结果三年过去了,言和她还是个单身狗。

   对于相亲这件事,言和已经绝望了,然而她那固执地母亲却不肯放过她,又哭又闹又上吊,硬是在约定的那天把她逼出了家门。言和望着被硬塞到手里的照片哭笑不得,只好应她的话,乖乖滚去了街口的咖啡厅。她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直叹气又要干等了。毕竟她经常遇到那种扭扭捏捏自持矜持、不断强调她应该保持绅士风度等女孩子的,说什么这是基本礼仪……可笑的基本礼仪。

   言和相亲的对象有Alpha有Omega也有Beta,如果是Alpha或者Beta还好,倘若是个Omega,对方往往会仗着这个身份作威作福,认为身为Alpha的言和就一定要迁就她们,保护她们。其实这也没错,Alpha本来就是Omega的主宰者,迁就、保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Alpha们应尽的责任。但言和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对于那种必须要依附他人的人,她向来是嗤之以鼻的。这大概也算是言和至今单身的重要原因吧。之前她也有一些看上眼的Omega,不过接触之后发现对方也不过如此,她就失了兴趣了。

   言和很快就到了咖啡厅门口,她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熟悉的风铃声与浓郁的咖啡香味扑面而来,刺激着她的听觉与嗅觉,言和微笑着踏了进去,熟练地跟店员一一打过招呼之后便往预先定好的位置走去。意外的,她竟看到那处地方已经有位年轻女性坐在那里了。

   那个人一头白色长发,蓝眼睛,看起来很眼熟。言和想起什么,偷偷从口袋里拿出照片对比了一下,果然对上了号。

   哎~居然提前到了哎。言和这样想。

   言和收起照片,径直走向她,拉开椅子在年轻女性对面坐下。年轻女性一愣,有些慌乱地低下头。言和环顾之间似乎闻到了一股很淡的栀子花香。

   “你好,我叫言和。”言和礼仪性地对女性伸出手,微微眯起眼睛露出柔和的表情,在与对方的手交握的同时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那是一位看起来才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年轻女性,穿着米色的外套,里面是带有荷叶边白色内衫,她一头白色长发乖乖的披在身后,几缕柔顺的头发在肩头弯成漂亮的弧度,额前的头发则被梳成了整齐的中分,露出饱满的额头,额下一双有些干涩的蓝色眼睛正望着她。女孩收回手,有点无措的样子。言和安慰性地笑了笑,她才红着脸将耳边的碎发撩至耳后,在一片花香中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战音……lorra。”

   言和觉得栀子花香似乎浓了一些,不过她并不反感。而且……姑且算是她喜欢的反应。言和扬起笑脸,这样想。

   “请坐……”

   “谢谢。”言和点点头,像往常那样开始跟她的相亲对象闲聊。

   名叫战音lorra的女孩似乎是第一次参与相亲这种活动,自从言和出现开始她都显得异常紧张。言和却是一个富有经验的相亲能手,带着战音聊东聊西总算使她放松了下来,表情也自然了许多,喝酒之后,她的脸颊一直带着浅浅的红。言和笑着欣赏对方的笑颜,觉得她比刚才看起来要顺眼许多,而且一颦一笑之间,都带着女人特有的魅力。她不得不承认,战音她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人儿。

   不过也仅此而已,此时此刻,言和并没有产生与她结婚的冲动。对于这位小姐,言和她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就像她欣赏一朵花,又或者一棵树一样。

   也许是自己对她不够了解。言和这样想。

   这个时候,言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将这个因为相亲才认识的女孩列入备选列表中了,这对她而言可是破天荒的。或许是她的相貌实在讨她欢喜,或许是因为她的信息素的气味并不讨厌,或许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但是直到她们结婚之后,言和也没想明白战音这个小姑娘,到底是哪里打动了自己。


***


   言和相完亲之后回家应付好母亲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依旧像往常那样上下班,并没有要主动联系战音的打算。不过她借着家里的关系网查了一下战音的信息,了解到她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小有名气,个性独立坚强,虽然家里有一定的背景,但一直是靠着自己在打拼。为人和善大方,身为Omega却不卑不亢,做事认真负责,也很富有爱心,多年来匿名资助过好几家孤儿院。无论哪方面来看,战音lorra都是一位优秀的女性,无可挑剔。但是言和却隐隐觉得,这家伙完美得过了头了……仿佛像是刻意为之。

   再见到战音是在十天之后,言和看到她在酒吧里唱歌。当然她并不是那里的歌女,只是跟同事打赌输掉了而不得不脱掉高跟鞋跳上舞台,战音她裸着脚踩着那块平地,匆匆喝下一杯鸡尾酒,然后在一众人的起哄声中唱起了一首小众的情歌。

   “美也同样让我的双唇失效,我所有的歌唱全部跑调,过多的爱让我沉默。我爱得沉默,爱得沉默。我们分手,我们吻别,我们沉默。笛声悠悠掠过草地,也终为为我们沉默。我爱得沉默,爱得沉默……”

   酒吧并没有因为她的歌声而停止喧哗,但是战音自己并不在意,她只是那样唱着,非常认真地唱着。

   言和曾经听身边的人说男人认真时是最好看的,她想这句话套在战音身上也非常合适。

   因为刚灌下酒,战音从耳根飞起了绯色,烧至脸颊,那种妖艳暧昧的颜色胜过了所有腮红。战音今天穿的是一身保守的黑色过膝长裙,衬得她皮肤愈发的白净,她眼角刷上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眼影,眼睛湿漉漉地睁着,里面似乎隐藏着千万种无法诉说的情感。言和注意到她裸着腿,这个时候才发现战音她虽然身高不高,她的四肢却是匀称修长的,战音披着头发,美好得像一个误入尘间的精灵。

   战音张着湿漉漉的嘴唇,唇齿交合间,情人间的呢喃般的歌声就响起来了,此时她的表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热切或冷静,真挚且无情。她温柔得仿佛是面对自己深爱多年的情人,冰冷起来,就像是藐视自己的敌人。多种感情融进她的表情里,美得不可思议。

   言和或许就是在那一瞬间产生了与她结婚恋爱的冲动,她想,假如那种表情,是因为自己,是面对自己,那想必又是一番别样美景。

   言和这么想着,向舞台靠近,找战音的同事讨来了她的高跟鞋,拒绝掉前来搭讪的女孩后站在角落继续看她唱歌。

   “我爱得沉默,我爱得沉默,寻找未吻之吻,寻找未歌之歌。”

   战音唱完这首歌,匆匆赶下舞台去找自己的高跟鞋,但是没有找到,或者说当然找不到。战音向同事询问,同事们表情暧昧地指向别处,战音这才看见言和:“……言小姐。”战音又变得紧张起来。

   言和仿佛看不出她的窘迫,笑着在喧闹的酒吧跟她说:“晚上好。”

   “您……”战音注意到她手里提着的高跟鞋,是她的。“……您怎么在这里?”

   “哦,被一个朋友叫过来的,现在她却不见了,哦呀,我被放鸽子了呢。”

   “怎么会……您……”战音斟酌着语言,但被言和打断了。

   “算了,咱们不要说她了。”言和这么说了一句,就拉着她往吧台走,战音回头看自己的同事,无一不是对自己做出竖大拇指之类的鼓励手势。战音踉跄了一下,只好老实巴交地跟着言和走。她们走到吧台边上,言和将她按着坐下,自己自然地蹲下身给她穿鞋。言和的体温很高,摸到战音的脚时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言和动作顿了顿,然后才继续动作:“你呢?”

   “我?我同事,生日聚会……”

   “这样啊。”言和扣好脚裸上装饰用的长细皮带,鞋子已经套好了,但是她没有起身,而是抬头看她,湿润的眼睛在黑暗的酒吧里显得格外的温柔,再加上她仰视的姿态,战音有一种自己被珍视的感觉,她恍惚了。

   “我怎么觉得,你在怕我?”

   “啊?”战音回神,脸涨得通红,“我们……”

   “我以为,我们是以结婚为目的而相亲的。”言和这么说着,故意忽略了自己在第一次见面之后根本就没有再联系她的事实。战音随意她站起的动作抬起了头,又低下,好久之后才堪堪点头:“您说得对。”

   战音仰视着她,这让言和有一种被珍视的错觉。

   言和继续微笑,弯腰跟她拥抱。

   就是她了。言和想。

   下个月,就结婚。

Fin.

自己想像了一下言和和半跪在地仰视战音的画面,哦,言和怎么这么苏——!然后下次写言百合会是和弦……那个言和也苏,不过终于不渣了。

*标题可译为“幻景”。

*会有后续。

*不喜be的同学可以到此为止了。


评论(6)
热度(10)

© 今天我cp涨股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