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龙言】龙与少女【呆毛社】

BGM:《雨晴》

是言和与大哥合唱的一首非常温柔的歌呢。冷门曲。推荐。

……虽然跟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龙牙西方龙设定注意。

西方龙……喜收集财宝。




  《龙与少女》*

来自 一仟六百(阿暗)

  冰冷的洞穴之中有钟乳石不断往下滴着水,滴在积水的小潭发出格外明显的声音,仿佛还有水滴声在洞穴之中回荡着。冬日尚未过去,又处于这种地方,少女瑟瑟发抖,不由自主地往一旁的火堆挪了一些,但是她却又始终与火堆保持着一段距离,不靠近。或者说,是不敢靠近。

  火堆边有一个半裸的长发男人正在拨弄火堆,他的长发一边是黑色另一边却是在昏暗的洞穴中都十分显眼的白色,他的头发是湿的,隐隐约约可见有薄薄的水雾从他脑袋那冒出,男人随手把头发撩到脑后,火堆边插着两只他抓来的鱼,正在散发着淡淡异味。

  如果单单只看男人的脸的话,他实在是没什么值得可怕的地方,相反的,他甚至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小伙子。

  不过,那也只有“脸”而已。在人类本该是“手”的位置,他只有皮厚肉实外加锋利指甲的爪子。

  男人并非人类,而是“龙”。这就是少女不愿靠近的原因。他是龙,而少女则是献给龙的祭品。

  男人抬头看了少女一眼,不感兴趣地低头继续拨弄火堆,他捡起一条鱼丢给她,少女连忙接过,她吞了一口鱼肉,鱼腥味惹得她直皱眉,但她还是道了谢:“谢、谢谢。”

  男人斜眼看她,没吭声,好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吃完你就滚吧,别留在我这里。”

  “哎?”少女有些惊讶,“可是——”

  “我可不需要什么祭品,是你们人类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男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少女的话,“我已经有一个妻子了,所以足够了。龙可不像人类那样想着什么三妻四妾……我有一个就够了。”

  “可、可是,”少女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我并没有看到您的妻子啊。”

  “龙的宝藏岂是谁都能看到的?”男人身后粗长的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我藏起来了。”竟有一点洋洋得意的味道。

  “那个、您……您能说说她吗?您的妻子。”

  “龙的宝藏你也敢觊觎?”男人突然就暴怒了起来,少女吓得连连摇手:“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好奇!对不起我我我马上就走!”

  “把鱼吃完再走!”

  “是是是!”少女慌忙点头,男人不悦地发出一声“啧”,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爪子搭在膝上,男人靠着冰凉的石壁,闭上眼睛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她双手纤细柔软,蓝色的双眼迷人美丽,嘴唇是粉红色的,格外诱人且确实可口。

  “……也不是不可以。”男人突然说。少女战战兢兢地抬头看他,他偏过头,“那就说一点好了,当做给你的赏赐——但你记着,那是属于我的东西,而不是人类。”

  见少女点了头,男人才准备要开口说点什么了。

  ——要从哪里开始说呢?说起来,他还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事呢。所以,他得费点时间组织一下语言。

  说来其实都是很普通的事情,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都算是美好的回忆。

“我的妻子是个白发美人,也是被献给龙的祭品,这点跟你一样,但是绝对绝对与你不同。”当然不同了,不然他就有好多个夫人了。“她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从好几个方面来说,她是跟你有点像的。

  “首先她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不过比你的漂亮多了,颜色也更加纯粹,毕竟她是我的妻子,龙的宝藏。她还跟你一样对我称呼'您',她叫我'龙先生',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怕我。我的妻子她并不是非常柔弱的女子,她甚至不娇小;但是她很可爱,也懂得适时依赖我。你应该知道,龙总喜欢在雌性面前表现得强势一点。你当然知道,因为人类也是这样的。而她懂,这一点令我十分满意——当然了,我也爱她,我爱很她了,我也确定她爱我,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我刚才说——哦对,她一点儿也不怕我。刚来的时候,我要她滚远一点,因为我觉得人类弱小得几乎不堪一击,是非常麻烦的生物。但是她不走,说什么一定会好好当祭品……后来她告诉我她是替她的姐妹而来的,如果她回去了她们就都活不成了。我还以为她一开始就对我一见钟情了呢,这答案真是令人失望。

  “然后她就赖在我身边不走了,我去哪儿她也跟着去哪儿,我飞到崖上她也跟着爬上去,她爬得特别慢,还特别笨,等她到了的时候一身伤,但是她还冲我笑,特别傻。我跟同族争斗之后她回想方设法给我包扎。好笑吧?龙怎么会需要人类来包扎伤口?但是她却真的找来了工具和药草,我就顺势变成了人形,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我那种形态,她呆了好几秒才开始动作。她动作很轻,我几乎感觉不到,但是却又能感受到她的体温。很神奇不是么?她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后来我就偶尔以那种形态面对她了,算是给她的奖励吧。我到崖上吹风,她依旧跟着往上面爬。在那里她摘着草玩儿,她告诉我有种叫蒲公英的草,它的花可以吹,她说蒲公英的种子就像雪,我说那种东西有得是。她不信。于是我带她飞到某个地方,那里长满了那种草,她抱着我的脖子格外兴奋,好久之后才道歉着远离我。……她与我的高温不同,她的体温对我而言是有点冰凉的,但是,并不反感。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结婚。我跟她说要留到我身边的话就得是伴侣才行,她必须成为我的新娘。当然了,她也确实是我的新娘了,她是我的宝藏,独一无二的宝藏。她很贤惠,又聪明,她令我很满意。但是结婚之后她的胆子却是渐渐变大了,她竟敢呵斥我,嫌我爪子翅膀太厚太硬而拒绝跟我睡,就算一起睡也不准我用尾巴缠着她——呸,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大概是太久没跟他人说过话的缘故,嗯,一定是。他这样想着,又说了一些关于他妻子的话,语气里满满都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炫耀,和一点点带有赌气意味的甜蜜抱怨。说到最后他不耐烦了,他的妻子,他凭什么要说给别人听啊?

  “喂,你吃完了没有啊?”男人嚷嚷。

  少女连忙往嘴里塞鱼肉,快速咀嚼然后用力点头。

  “那就快点走啦!”龙先生胡乱抓了一下自己快要干透了的头发,布满地嚷嚷:“这些话不准说出去啊!不然就吃了你的姐妹们!”男人以为这种威胁是最有用的,用来对付他的妻子总是特别管用,虽然每次用了这招之后他都会有点不爽。

  少女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留在原地的火堆还在燃烧,龙先生跨着双腿坐在冰冷的岩石之上,好久之后才支着膝盖站了起来,转身朝洞穴的最深处走去。他厚实的长尾在地上拖行,从蝴蝶骨处长出来的漆黑龙翼在这昏暗的山洞里简直黑得不像话。

  洞穴深处有微光,那是由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堆积在一起而发出的光芒,其中金币是最多的,密密麻麻地堆成了两座小山,其中也混杂了各色的宝石,不过在这些宝藏中,最显眼的应该是合着一张白色狐裘而眠的短发少女吧。她的头发是白色的,像雪,可发梢却又似乎染上了一层月白色。少女闭着眼睛,呼吸浅浅的,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裹在身上的狐裘的影响,少女的眼睫也是白色的。她五官精致,四肢匀称修长,原本过膝的裙子因为睡姿而无意被撩至大腿,赤裸的双足微微蜷缩,无意识地纠结在一起,似乎是感受到寒冷似的。

  这就是龙先生堆放宝藏的地方,而少女则是其中最珍贵、最独特的一个。

  龙先生走向他的宝藏,在少女身边坐下,想要伸出爪子,却又收了回去。

  最后他伸出去的是一只明显属于厚实的男性人类的手。指节修长,指甲修得整齐。紧接着龙翼也不见了,如果不是还有一条龙尾拖在身后,他几乎与人类无异。

  然而实际上龙几乎是不屑于与人类来往的,因为他们看不起人类,更别提要变作人类的形态了,化作半兽状态就几乎是他们的最大限度了。龙是骄傲的生物,对于一切他们都不屑一顾。不过,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例外能够使他们放下骄傲的,偶尔这样,也没什么吧。

  ……他是不是太宠她了。龙先生摸着自己宝藏的头发,严肃认真地这样思考。

  少女感受到他高得离谱的体温忍不住往他那儿靠过去,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龙牙?”

  这回可算不是“龙先生”了。名叫龙牙的龙这样想。

  “冷不冷?”

  “冷。”少女这么说着,又往他怀里缩了缩,披着狐裘的她整个缩在他的怀里,看起来就像一只纯良无害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很可爱的样子。少女渐渐被龙牙的体温温暖了,弯弯眼抬头对他笑:“好暖和啊,龙牙。”

  少女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碧空色的眼睛美得像个奇迹。

  ……春天快到了。龙牙低头摸着少女的头发,这样想道。

End.

春天到了,动物们要准备繁殖后代了嗯……

据说……爬行动物……有……两个……丁丁……龙也是(跑)。

评论(9)
热度(42)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