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言花】蓝莓与薄荷的bitter恋爱

言百合系列(不对)。

言和撩妹系列(没错)。

言和是个渣攻系列(并没有这个系列)。

本来并没有打算这么写的,但是我发现我并不能控制剧情。

这一切在我看来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也许……角色真的可以控制作者吧(望天)。

角色ooc,小学生文笔,没什么剧情注意。

  《蓝莓与薄荷的bitter恋爱》*

  来自 一仟六百(阿暗)

>>

  “因为念叨我女郎的芳名,我的嘴唇已经忘记歌唱。”

<<

无聊的课程终于结束,言和坐在原位整理好笔记才起身随大流走向外面。

本来她打算直接回寝,却在走廊拐角处遇到了旧识。那是一个穿着紫色T桖的短发女孩,虽然无论是衣着还是长相都显得男性化,但她确实是一个女孩没错。女孩靠着墙壁往言和的方向看了过去,窗外投下来的细碎树影打在她的脸上,清秀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深紫色的眼睛在阴影下亮得像是在发光。言和一眼就看到她了。

“你怎么来了?”言和把单肩包甩到肩上,走到女孩了身边。

“想来就来了。”对方这么说着,连声音也是偏中性的。“下课了?”

她自己并没有发觉自己在说废话,或许没话找话只是她一个下意识的行为,但言和只是笑笑,对着女孩伸出空着的手, “是下课了,要去吃冰吗,花花?”

“……你请客?”

“行啊。”言和举着手,冲女孩微笑。

言和比身边的女性都要高挑,手指也比一般女性要显得修长,一根根手指指节分明,柔软的皮肉包裹住结实的指骨,手指微微弯曲的样子显得十分温柔。短发女孩就直直地盯着她的手指,然后抬头看她,一张漂亮的脸就完完全全暴露在言和的视线之下。言和发现女孩的眼睛是看着她的,这让她不禁想起许久以前女孩也是这么看着她的,她总是这么看着她的;认真而执著,澄澈的紫色眼眸就像是沉淀进湖底的漂亮罗兰花,也像是在对她静静地诉说着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女孩只是那样望着她而已。

  长时间举着的手突然接触到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柔软,言和这才回过神,女孩已经移开了视线:“既然你请客……”那就给个面子。

曾经与女孩朝夕相处的言和当然知道她的潜台词,不由无奈地笑了笑,“是是是。”然后她拉着女孩往楼下走,往校门口去,一边走一边跟女孩介绍她所在的大学,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连她的笑也带上阳光的味道。短发女孩任由她牵着,仿佛早已习惯这般亲昵但是她的眼睛又忍不住的乱转,像受惊的小猫。

大学附近总会聚集着各类小吃摊,言和在大学待了一年多早已将这里摸得一清二楚,她熟练地挑了其中某个冰饮店就拉着女孩进去了。两人走到其中某个座位,言和体贴地帮她拉开椅子然后对她笑:“你先坐,我去点单。你口味没变吧?”

  女孩坐在她拉开的椅子上抬头望她。“你还记得?”

“啊,记得啊。”言和笑着,然后说:“蓝莓刨冰,不加花生多放椰果——是吧?”

女孩皱眉,动了动嘴唇却最后什么都没说。

言和说对了,但是女孩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言和无奈地将手伸向女孩的脑袋,恶作剧一般把她的一头短发揉得一团糟,自己却笑得特别灿烂:“你呀,小小年纪多笑笑才可爱嘛,虽然现在已经足够可爱了,但是呢,多笑笑才显得阳光一点嘛。乖乖等我,嗯?”尾音上翘。

但是短发女孩依旧不领情,她抬起手想要打开言和搭在她头顶的手,“别碰我……”但是在抬头动作的时候,却看见言和颇为无奈地笑着,却似乎有点受伤。

“……你……快点去。”女孩最后还是没有推开她,言和像没事似的笑笑,“好~”

言和收回手跑去后面点单,站在那里的服务生跟她也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当下就跟她很热情地打招呼:“言和,好几天不见了啊,老规矩?”

“对,不过再加一个蓝莓刨冰,不放花生,如果不麻烦的话就再多加点椰果,拜托了,小白。”

“不麻烦,你跟我客气什么啊。”服务生小白弯眉笑了笑,“不过你不是最讨厌蓝莓味的吗,你哪个朋友啊?”

说着小白就踮脚往外看去,独自一人坐着的女孩正好往这边看过来,没有什么表情但的确是望着这边的。因为她中性的形象,小白误会了她的性别,转头跟言和坏笑:“哟,小男友啊~?”

“什么啊,人家可是女孩子啊。”

“是嘛?”小白又仔细看了看,颇为遗憾。“真可惜。”

“喂喂你在可惜什么啦?”言和夸张地做出头疼的表情和动作,“算了不说她啦,你最近还好吗,感觉最近客人很多的样子,吃得消嘛?”

“可不是嘛,最近几天我都从早忙到晚……不过还能应付啦,放心放心。”

言和就笑,“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总之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小白一呆,看了言和好久,叹了一口气:“我说言和啊,你要是个男孩子,该祸害多少天真少女啊。你简直……天生会撩,奈何无弔。”

“等等你一个女孩子别说这种话啊喂。”言和哭笑不得,又跟她扯了几句才回到原本的座位坐下,对着女孩非常自然地微笑,“等一会儿哦,马上就可以了。你要不要点一点蛋糕什么的?小白的手艺不错呢。啊,就是这里的服务生。”

女孩摇了摇头,“你女朋友?”

“咦?你看到了啊。”言和故作惊讶,“不过不是,哈哈,我现在的恋人……她叫战音,呵呵~”

“女的?”

“嗯?是啊。”言和毫不掩饰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毕竟对方是早就知道的,甚至曾经就是她的恋人……那是她们高中时候的事了,那段时间她们相恋,也算是甜蜜的一对吧,不过毕业之后她们就分开了,虽然一直保持联系,两人保持着一种似友非友、似恋人非恋人的尴尬或者暧昧的关系,但也仅此而已,实际上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这次算是意外吧。言和心想。

对于她们的关系,言和并没有太过在意,但是对方却似乎一直无法释怀。

“小言,你……”女孩仿佛控制不住般地又皱眉,“你……你还喜欢我吗?”问得小心翼翼。

“喜欢啊。”言和说。“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花花呢,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父母的话……我是真的很希望能够跟你过一辈子呢,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亲自给你幸福……我们领养一个孩子,男孩或者女孩,然后他给我们养老……”

言和愉悦地眯起眼睛,微微抬头,于是整个人就沐浴在阳光之下了,她本人似乎也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面。

被称作“花花”的女孩望着她沉默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么,比起你现在的女……”

“没有可比性哦。”言和闭上眼睛,随即睁开。女孩皱眉看她,但是言和避开了她的视线,微微低头,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啊,都跟喜欢。但是,是那种无法比较的喜欢啊。”

这时服务生小白为二人送上刨冰,两种不同口味不同颜色的刨冰在桌上冒着薄薄的白雾,小白笑着说了句什么就很快走开了,冰饮店吵吵嚷嚷好不热闹,言和将自己刨冰上用来装饰的薄荷叶夹出来丢到一边,十分满足地用勺子吃着刨冰,并且非常自然地招呼:“你也吃嘛。”她笑着说。

女孩点点头,动身拿起勺子挖着带走浅浅紫色的碎冰,因为温度的缘故,还没放进嘴里,勺子里的薄冰却已经融化了一小部分了,剩下的晶莹薄冰悄悄地寝在甜水里面,松松软软的,看起来会是令人欢喜的美味甜品呢。但是,吃到自己嘴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贯熟悉的酸甜味道,不知在何时已经微微泛苦了。

“你呀……”言和无奈地站起身,手伸向对面睁大眼睛的女孩,偏中性的声音里似乎满满都是宠溺。“早知道我就带你去吃火锅啦。”

不过那绝对是错觉吧。女孩睁着眼睛这样想。

“哎呀,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如果去火锅店的话就不会了……失策失策。”毕竟在火锅店的话,流眼泪也只会被认为是受不了麻辣的刺激……虽然这个也差不太多。言和这样想着,手指擦着女孩的眼角,动作轻而温柔,然后她就以这样的动作结束了她们的恋爱。彻底的,结束了。所以女孩的眼泪继续大滴大滴的掉落时,她没有再去理睬。

或许是刻意,或许是无情。

言和不禁想起服务生之前的话。

假如我是男孩……不,其实单单是这样的我,就似乎祸害了不少好女孩呢。

言和舔着酸甜的刨冰,有些无奈地想。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以后会重新写的。……相信我。

bitter,带苦味的;痛苦的,刺痛的。

“因为念叨我女郎的芳名,我的嘴唇已经忘记歌唱。”  ——Oscar Wilde《La bella donna della mia mente》

评论
热度(8)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