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刀剑乱舞】刀男人们的一天

篇幅很长,字数爆表。

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它只是段子的事实。

假如您笑了,一定要告诉我。

因为小生自己没找到笑点。

tag私心。双狐交往,石青地下情(什么鬼)。

没写完先占个位子。





#刀剑乱舞#刀男们的一天。

00:00

江雪冥想中。

山伏沐浴中。

振哥安顿好兄弟后推开书房门,望着堆成小山的乱糟糟的未批改的文件感到十分头疼。

00:15

山伏终于洗完了,神清气爽,跑到江雪旁边一块冥想,因为呼吸声太大而被赶了出去。

宗三,睡眼朦胧:我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江雪:阿弥陀佛,你听错了。

01:13

振哥终于改完大部分文件,揉着眼睛回房睡觉,顺便把博多的腿塞进被子里,因为不放心黑白胁差兄弟而跑到隔壁看,果然看到鲶尾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流口水,骨喰不见了。

01:16

终于在柜子旁边发现了缩成一团的骨喰。

01:25

振哥终于睡着了。

02:04

女审神者爬起来去茅房,路上遇见石切丸。

婶婶:papa你在这干嘛呢。

石切丸,笑眯眯:捉鬼。

婶婶:……哈?!

02:07

女审神者回房间的路上遇见三日月。

婶婶:爷爷您又是干嘛呢?

三日月:啊哈哈,出来赏月。

婶婶:……说实话您是不是又找不到茅房了。

三日月:哈哈哈怎么可能,爷爷我……茅房在哪。

婶婶:……那边。

02:07:27

三日月:主上您能帮我脱一下衣服吗不然我不好方便。

婶婶:……这种事情给我去找男孩子啦!!!!

02:08

莺丸,喝一口茶:今天月色真美啊。

鹤丸:……你把我吵醒来就说这个?

莺丸:好吧我白天喝太多浓茶失眠了鹤丸你有安眠药吗。

鹤丸:没有。

莺丸:那我们一块喝茶吧。

鹤丸:……

03:00

终于所有刀剑都睡了。

……除了莺丸。

05:03

烛台切准时起床,清理头发照镜子洗脸刷牙准备早饭,今天早餐是蛋炒饭,在某个碗里没放葱。

心情特别好地哼歌,今天的我也是如此帅气。

05:10

日本号爬了起来,出门刷牙撞到门,疼。

清光爬起来,简单洗漱之后心情愉悦地涂起了女审神者送的红色指甲油。今天的我也如此可爱。

05:20

歌仙爬起来,听见枝头喜鹊叫,心情愉悦地在墙上开始创作。今天的我也如此风雅。

05:29

女审神者睁开眼睛,缩在被窝里开小说。今天的我也如此懒癌。

05:30

振哥准时起床并在简单洗漱之后进厨房帮忙。

振哥:早上好,您今天也是如此帅气。

烛台切:早,你今天也是如此弟控。

振哥:谢……哎?!

05:35

老年人滚到总队长房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求照顾,被吵醒的堀川与山伏默默摸向自己本体。爷爷您今天也是如此老年痴呆。

另一边,安定醒来,看到宿友还在涂指甲油。

清光:大和守啊这指甲油怎么涂怎么都不对,一点都不可爱了~

安定:指甲油?你新买的?

清光:主人送的啊。

安定:哦。

难怪咯。

06:00

振哥准时挨个叫醒兄弟们,去隔壁叫胁差兄弟,两把胁差一个喷嚏连连一个头发乱成歌仙。

振哥:……你们每晚都在干什么?!

同时,鸣狐被小侄子们吵醒,起床第一反应摸面具带上,狐狸叼着衣服过来。

另一边,剃须刀,不,髭切被弟弟膝丸叫醒,躺在榻榻米上犹抱衣被半遮面笑得阳光灿烂猪八戒(不猪八戒什么鬼)。

髭切:闹钟丸早啊。

膝丸:兄者啊!!!!!

06:10

烛台切:吃饭了吃饭了啊!五虎退把你的老虎们叫下去啊蛋炒饭不是给他们吃的哦不舔也不行!哎哟我的姑奶奶哦不姑爷爷您别哭千万别哭卧槽谁给我拦住一期一振!鸣狐你起码把面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说小狐丸你别看我哦不您老别笑我肉疼我瘆得慌。药研你拦住长谷部了么?很好,拜托小乱你去叫主人起床……卧槽爷爷你怎么又撒了一桌子饭卧槽您手别抖这饭又要掉了啊!总队长我求您了您可怜可怜这个老年痴呆老年智障吧您不心疼他麻烦您心疼一下主人的小判吧好的谢谢您了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忘!青江怎么还没起来?什么闹鬼所以晚睡?您别逗我了这玩笑可不好笑。哦这不是来了吗?青江君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呵感情还真的闹鬼啊没事叫石切丸去看看就好了,哦已经看过了?那就好那就好。一起吃饭啦!

今剑: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主人要叫你麻麻了。

长谷部:主上的贞操由我守护!!!

药研:冷静点!乱只是去叫她起床而已!

枪组,一个接一个撞到脑袋,日本号机智弯腰免遭一撞,嘲笑其他枪,喝着酒转头“哐”地撞到厨房门,引发海啸般地嘲笑。

青江:莺丸先生,感觉您的黑眼圈要向审神者的胸部一样垂到裆部了呢。

清光:……什么鬼。

大俱利,一脸疑惑地看着川帮着兼桑挑葱,膝丸帮着髭切挑葱:为什么你们会有葱?

膝丸:……为什么你会没有葱才对吧?!

三日月:国广你慢点爷爷我年纪大了需要细嚼慢咽等等别往鼻孔里面塞咳咳咳!

06:14

女审神者终于起床了,面对桌上的蛋炒饭,女审神者沉默了。

婶婶:小生我早餐是不吃米饭的。

烛台切:先不说那个,您刷牙了吗。

婶婶:……没有。

烛台切:去。

打刀鸣狐,默默走向厨房。

06:15

婶婶:小生我早餐是不吃米饭的。

烛台切:您只刷了一分钟,不够,重刷。

婶婶:……

打刀鸣狐,默默等水开。

06:18

婶婶:小生我早餐是不吃米饭的。

烛台切:先不说那个,您洗脸了吗。

婶婶:……没有。

烛台切:去。

06:22

婶婶:小生!我!早餐!是不吃!米饭的!

烛台切:先不说那个,您梳头了吗。

婶婶:……你是主人还是我是?!

烛台切:我当然不是,我只是一个管饭的厨子。

婶婶:……你狠。

清光,鹤丸,今剑,终于忍不住捶桌爆笑。

总队长背地里偷笑中。

石切丸慈祥微笑(?)。

06:25

女审神者终于搞定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打刀鸣狐沉默地将一碗清汤挂面推到审神者面前,审神者双眼含泪万分感动:呜呜呜鸣狐我的老婆……

小狐丸:……

自家婶婶跟我抢老婆怎么办,急,在线等。

06:42

终于吃完了。短刀们帮忙收拾碗筷和桌面,江雪振哥飘花中。

鹤丸:我也来帮忙!

烛台切:别!

“啪”一个碗碎了。

髭切:似乎很有趣。

“咔”两副筷子折了。

三日月:哈哈哈,既然如此我也——咦我还什么都没动盆子怎么翻了?

婶婶,淡定的:老规矩,扣工资。

07:00

女审神者打扮中。

严格而言是女审神者被强迫打扮中。

乱负责梳头发,次郎负责化妆,清光负责涂指甲油,女审神者负责哭。

本丸女子组,今日也非常和谐。

如果忽略审神者的眼泪和架在梳妆台边的短刀打刀大太刀的话。

同时,各位兄长带领弟弟们在庭院愉快的玩耍,兄长们看着弟弟们玩闹愉快的喝茶。

振哥:……我记得您才是弟弟吧您怎么坐在我们这里啊膝丸殿?

膝丸:兄者要跟短刀们玩我有什么办法。

不远处,髭切笑得如同智障,呸,我是说笑得如同纯洁少年,与短刀们玩得热火朝天。哎今剑你慢一点啊,平野你不要跑到那里去很容易摔跤啦!啊?橘子?谢谢小夜啦。啊呀谁蒙我眼睛?药研?博多?啊一定是五虎退了——

转头望见膝丸,微笑:腿丸不要坐在那里一起来玩嘛。

膝丸:兄者啊!!!!!!

振哥:……我觉得髭切殿是故意的。

江雪,点头。

07:20

女审神者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称职的优秀审神者,她决定要去批文件。

07:22

女审神者丢开文件,什么破玩意儿不行我要去玩。

喂人家起码三分钟热度你这才两分钟哦?!

08:00

女审神者守着笔记本刷女神,不断发出怪叫,清光搓着鸡皮疙瘩逃离现场。其他刀剑淡定围观中。

08:03

长谷部与总队长在庭院中你追我赶。

长谷部:谁来帮我抓住那个被被哦不山姥切!今天床单必须清洗!

鹤丸,捡起一块石头,往总队长脚边丢,总队长破着额头脸色阴沉地从地上爬起。

长谷部与总队长与鹤丸在庭院中你追我赶。围观群众表示喜闻乐见。

围观群众其一的三日月友情配音:哈哈哈国广你来追我啊来嘛来嘛。

围观群众其一的今剑友情配音:哈哈哈鹤丸哥哥不要跑嘛讨厌啦。

长谷部与总队长与鹤丸与三日月在庭院中你追我赶。

三日月:等等明明今剑也说了这不公平!

今剑:傻了吧我有一张十二岁的脸。

三日月:哦。

09:12

婶婶:所有刀剑都给我出去我要刷MMD啦!

三日月:为什么每次主人要刷爱么爱么滴就要我们出去?

总队长:是MMD。

三日月:哦。为什么呢。

髭切:听别家的审神者说这是与男人们看什么哎微和吉微一个道理。

青江:是AV和GV。

石切丸:你好懂哦。

青江:……呵呵。

石切丸:呵呵。

评论(13)
热度(306)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