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鹤一期】Ghost

BGM:I kissed the girl。

*学生鹤丸×幽灵一期。

*也许有后续。


 

》》

阳光透过樟树叶的缝隙细细碎碎打在鹤丸的脸上,把他那张引以为豪的脸照得有些可笑。兴许是被这些阳光惹恼了,鹤丸一把拉过窗帘,躲在蓝色印花窗帘后面准备睡觉。现在正是睡觉的好时候。

如果不是那个名为“一期一振”的幽灵出现的话,恐怕他还就真的会把这一节枯燥乏味的数学课睡过去。不过没有如果,命运早已经注定,在规定好的时间里,那个幽灵出现了。

严格来说“出现”这个词语还不能完全正确描述那件事,实际上幽灵并没有现身,或者说身为一个普通人的鹤丸根本没法看见它……他只是看见,自己的练习本被风吹开,自己的水笔也被吹起……不对吧?他都关窗了哪来的风?再说什么风可以吹得笔都开始自己写字的地步啦?!

没错,当时的情况就是在鹤丸昏昏欲睡之际,一支水笔自己飞起来在练习本上写字。这可真是吓到他了,虽然他经常会扮鬼吓得胆小的女孩子们尖叫连连甚至过分到听到他们充满惊吓的声音就开始兴奋的地步,但是说到底那都是他的伪装啊?遇到真正的鬼怪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哦?该不会是哪个妖怪在拿着我的笔吧?

鹤丸猛地拍桌站起,动作夸张地开始模仿起电视里的驱魔人,口里喊的却是另一个妖怪的台词,还是修改版的。

“呔!何方妖孽!吃俺老鹤一指!”然后他还就真的把手指戳向那支有些微微倾斜的水笔,在碰到笔杆之前的一厘米左右的位置,他还真的触到一片冰凉的柔软,就像,有一只透明的手正在握着这支笔!

但那种感觉只持续了不到一个眨眼的瞬间,他最终戳到的只是那支水笔而已,并且顺利地把它戳倒了,仿佛刚才那一刹地触碰,只是他精神恍惚的错觉。

错觉吗?真的只是错觉吗?那刚才笔是怎么动的?幻觉?开什么玩笑……鹤丸突然意识到什么:周围太安静了,连让他昏昏欲睡的讲课声都消失了。再往四周看去,班上的同学表情不一但确实都是在望着自己。

“……咦?”哪里不对?

……糟糕。

“鹤丸国永!上课的时候你发什么神经!没睡醒吗?!”

数学老师的怒吼仿佛就是一个神奇的开关,刚才那过分的安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伏的爆笑声,甚至有几个笑点低的女生夸张地笑出了眼泪。喂喂,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吧?小心我明天丢给你毛毛虫哦?

在老师面前,这种肆无忌惮的幼稚宣言当然是不敢说出来的,并且即使他想说出来也来不及,他很快被火冒三丈的老师轰了出去。鹤丸大叫着不要啊,匆匆忙忙之下只瞥到练习本上那未写完的几个平假片假,而且也根本来不及细看。鹤丸哭丧着脸跟老师装可怜,失败之后面对墙壁碎碎念老师冷漠无情伤透我的心。

或许是发现了什么异常,鹤丸往透过玻璃往教室里面看去了,但实际上他又能发现什么异常?如此说来又只是因为命运这简单但又奇妙无比的理由。

鹤丸只是不经意间往教室里瞥了一眼,不禁瞪大了眼睛,他居然发现他的水笔从教室后方朝他滚了过来,假如有谁注意到笔,它就缓缓停下,让人觉得那只是哪位不小心的家伙掉了一支笔而已。所以没有人看见,有位短发的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男性蹲在地上,一边战战兢兢地环顾四周一边小心地滚着那支属于鹤丸国永的水笔。因为过于紧张,这位男性的耳朵染上一层粉红。不过绕是如此,也还是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当然没有人发现啦,毕竟他是透明的。包括那支水笔的主人——鹤丸国永,也没有发现那个人。

或许,用“幽灵”来称呼他更为合适。

然后就在鹤丸的注视下,那支水笔滚到了后门口,然后教室门被突然打开,安心坐在教室里的同学以为是班主任突然“巡逻”而装作努力学习的样子,而那支水笔则顺势滚出了教室门,停在了鹤丸他脚边。之后,一张废纸也飘到了他身边。不过说飘不太准确,毕竟那张纸虽然是漂浮在半空中移动,但纸张太过平稳了,反而更像是被一个透明的人抓在手上向他走来一般。当然,事实也正是这样。

“什么嘛,只是风而已。”

“吓死我了啦!”

“嘻,你又在看什么色色的东西了吧?”

“你才是吧?你那psp可没有藏好、露出来了哦?”

“去你的吧!”

因为是虚惊一场教室里很快又恢复了热闹的氛围,不过教室里的纷纷议论已经丝毫不能引起鹤丸的注意了,他瞪着一双金色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支笔从地上飘了起来,纸张也一并飘起,然后水笔自己在纸上开始跳舞,笔尖与纸张摩擦发出可以轻易被教室里的嘈杂给掩盖过去的声音。

这时鹤丸终于反应过来,也终于意识到他对面很可能真的站着一只幽灵这一事实。虽然不知道此时控制纸笔的是何方妖怪,但他模糊感觉到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于是他也就没有产生什么恐惧和危机感,不仅如此,他还兴致盎然地将脑袋凑过去看他的笔在写什么。

兴许是鹤丸的举动打乱了对方的节奏,那支笔顿了顿,然后才继续写了下去,之后纸张飘到、或者说被“什么”拿着递到了鹤丸面前,对方的意思显而易见。

于是鹤丸伸手接过了那张纸。

『鹤丸同学,吓到您了吗?抱歉。我是一期一振。』

纸上就是这样一句话。字体圆润,笔画拐角处是略显可爱的圆滑弧度。都说字如其人,想必写字的人也是个可爱的家伙,不过,那也无法改变“他”是一个无法看见的“东西”的事实。

鹤丸捏着纸张,指尖在纸上印下浅浅的折痕。“'一期一振'是什么?”他可没听说过日本存在一个叫这种名字的妖怪。

白纸被什么东西抽了回去,笔写下一笔之后又被匆匆划去,重新写好之后,“一期一振”又将纸张递回他手里。

『是名字。』

鹤丸右手捏着纸,盯着上面的字,总觉得此情此景有些微妙:他现在可是在跟超自然生物对话唉?但是,或许是他的性格使然,他依旧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这异常有趣。

于是“他们”开始了一场独特的对话。

“你是幽灵,还是穿了隐身衣?”

『都不是。不,应该说我也不知道。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但是醒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一个神官说只要找一个愿意帮助自己的人……说不定可以恢复。』

鹤丸看着手里的纸张发出一声嗤笑:“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帮你?”

这次对方的回复时间有点久,但是最后纸张递回来的时候却只有区区几个单词。

『因为相信您吧。』

“你认识我?”

『不认识,但是,直觉您会是个可靠的人。』

“哈,那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喃喃道。毕竟,别人对他的评价一向都是说他轻浮不懂事,可靠什么的……还真是头一次。这种话却是来自一个“幽灵”,鹤丸稍微有点别扭的不爽呢。

不过,既然对方都如此说了,自己不帮忙的话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不对,对方根本就不是人类吧?但是他又说原本只是普通学生……遭遇到了什么意外还是……算了还是帮帮忙吧谁让自己如此善良而帅气呢?

“……行吧,我暂时帮帮你……”鹤丸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

『是吗?太好了,我就知道您是非常可靠的!』

“哈哈哈,那当然!”鹤丸仰头毫无形象地大笑,“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谁啊?”

『咦?我是一期一振。』

“不,不光是名字……性别?身份?家庭住址?还有啊,我该怎么帮你,怎么行动啊?”

『身份的话我不记得了,性别的话,以现在来看是男性吧。至于怎么行动……非常抱歉!我也不是很清楚!麻烦您了!』

“你怎么都不知道啊?”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会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知不知道啦?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知道的东西啊?!”

『……抱歉我有点晕。』

“喂喂,你这也太犯规了吧?还有那个可疑的'吧'是怎么回事啦!”鹤丸怀疑自己是否被耍了一道,有些恼火地嚷嚷,但是看不到对方,更打不到,他也就只能这么嚷嚷几句,最后还是无奈作罢。

『非常抱歉,可是我真的记不清了。』

鹤丸看不了,一个透明的人懊恼地挠了挠头发,介于浅葱色与薄蓝色之间的青色头发被抓得有些凌乱,不过,鹤丸是真的看不见。

“啊算了算了,反正……我是认定你是个幽灵了。还有'一期一振'什么的好麻烦,我就直接叫'一期'了,你不介意吧?介意也不准说。”

『不介意。那么,请多多关照了,鹤丸同学。』

这就是,学生鹤丸国永,与幽灵一期一振的,“初见。”







 

从教室后门探出头的同学白川拓海:……鹤丸一个人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发火他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从教室后门探出头的同学的妹妹白川年子:笨蛋拓海快点认真听课。

 

END.

之前点文谁点的鹤一期学pa来着我忘了。【←你。

努力把之前那个三山填了吧,这样方便开新的切国坑。【←你。

下次更新大概是那个一期药的一期视角,虽然我知道没人看啦啊哈哈,这样一来坑了也没人发现啊哈哈。【←你。

顺带一提白川兄妹就是我家婶婶们。

一期all一期大法好!

以上。

感谢观看♥

3211字。

 

评论(1)
热度(20)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