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一期药】道德沦丧 上

BGM:《捆绑play》

一期是个变态系列第一弹(不)。其实是粟田口有个变态系列(也不对)。西皮为一期药。

小学生文笔,ooc!ooc!ooc!

药研第一人称。

作者有病。

一期all一期大法好!

那么,走起↓

一期一振感觉自己身上像是趴满了各种各样的居心叵测的怪物,正在齐心协力地将他的精神一点一点吞噬,这种感觉叫疲惫,他非常非常的疲惫,这样的怪物令他浑身不舒服。

这种疲倦不单单指身体上的劳累,也包括他那略显弱小的心灵。作为粟田口家的支柱的长子,弟弟们可靠的兄长,每日刻意维持着自己那足够称得上是温暖人心的微笑就几乎耗光了他的全部精力,心力交瘁,疲倦感一天一天的堆积,几乎要把他刻意绷直的肩膀压垮了。

也许他应该庆幸弟弟们今天并不在家。起码今天,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下自己。

但是当他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却看到了一个自己十分熟悉的背影。那人没有开灯,面朝窗外的霓虹灯而立,双手插进外衣口袋里,背是朝着他的。也许是因为灯光的问题,那个在他印象中总是有些倔强得生硬的背影竟透露出一股子柔软与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来。那是他年纪最大的一个弟弟,乖巧懂事,但对他而言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他认为他这个弟弟性情乖张。

他的弟弟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回头往他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才完全转过身来,并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一期一振听见他的弟弟对他的归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欢迎回来,一期哥。今天,也还请努力地操我如何?”

他的弟弟,戴着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知识和理性的眼镜,对他笑得弯了眼眉,十分自然地对他做出道德沦丧的邀请。

或许是因为灯光的缘故,那副有些冰冷的眼镜和里面的眼睛,竟透露出点点温暖和没有来的媚意。

一期一振没有笑,他面无表情地对着弟弟和朝他大开的双臂,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很久之后传来。

……久得仿佛像一个世纪之后。

他说。

“好啊。”

*

下午好啊!好久不见了呢!这个时候来打搅您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这可不是说笑,我也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啊。

哎——真过分,您这话可真是相当失礼呢。啊,当然,我这回不是来玩儿得……是,没错,好的,我这就来。

是,已经准备好了。唔,虽然您已经认识我了,不过我想我还是要做一次自我介绍比较好。话说回来,这个隔间还真是方便呢……抱歉抱歉,我这就开始。

我的名字是药研藤四郎,是粟田口家的次子,家里兄弟众多,且都算是非常优秀的孩子。若要问原因的话,这还得怪我那沾花惹草处处留情的父亲。不过我对父亲可没有过任何责怪的意思,正相反,我倒是十分感谢父亲大人……原因吗?大概是……他给予了我生命?

……啊呀,这种理由果然不会被相信吗?好吧我承认,是因为遇到了哥哥。

嗯,是的,我喜欢哥哥,非常喜欢。没错,这次也确实是因为哥哥而来到这里……对,是一期哥。

恐怕您还不知道,其实一期哥他并非表面上的……伪善?不,不是那样,我只是想说一期哥并不喜欢笑而已,别误会。一期哥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好欺负的老好人。当然,您若是因为这样去欺负一期哥的话,我可是一定不会放过您的哦。

哎?不好笑吗?抱歉抱歉,我果然没有幽默细胞,那么我可就继续咯?

刚才说到……啊,果然您也为此感到惊讶吗?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实际上,不仅仅是您,我的兄弟们也从未相信过我这种话。毕竟,一期哥每天都是笑着的啊。用一个词来说……“暖男”?啊呀,真意外您还知道这个词。总而言之呢,是完全没人相信我说的话啦。我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还在读国小,我说的话完全没份量呢。差不多每个人都把我的话当成是小孩子不懂事的玩笑、天真的糊涂话,或者干脆敷衍了事,完全没有理会我。我当时不理解啊,为什么没人相信我?我明明说的是事实。

嗯,怎么发现的吗?那个时候父亲带着新的女人回家,哥哥表面温和的笑着表示欢迎,讨人欢喜,但是转过身后却立马变了表情了呢,想在想想一期哥还真是可爱。那个时候我正好在沙发后面,陌生的一期哥就正好对上了我的脸,他没有笑,望了我一眼就进厨房倒茶了,出来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满面春风。

当时我觉得我发现了一期哥的秘密,他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喜欢微笑的人,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之后,我开始频繁的跟着一期哥,像其他更加年幼的弟弟一样黏着他。一开始一期哥还好脾气的跟我说着笑着,我望着他的笑脸,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不真实”。

于是我跟一期哥说,“一期哥,我们可是兄弟。”我本来要说的是,我们是兄弟,所以一期哥可以不用刻意微笑哦,一期哥不喜欢笑的话就不要笑了。但是当时我说话声很大,身边的兄弟们都听见了,我还清楚地看见乱藤四郎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来着。

啊?您不知道吗?我们兄弟虽多,但是只有我和一期哥是真正的兄弟,我们同时继承了父亲的血脉,而其他兄弟则全部都是继母们带过来然后丢给父亲的包袱。他们其实与一期哥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其中,当然包括乱了。所以我说了这句话他才……啊,是吗?也是,确实很像呢,这么想来,原来我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啊。

不过令我失望的是一期哥并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依旧一副假惺惺的好脾气的样子对着我笑。——这完全没有把我当回事嘛!所以我觉得非常的郁闷,当然啦,我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顶多也就干干类似于在背后说他几句之类的事吧!

那段时间,我看见一期哥就觉得非常郁闷。总而言之,我不甘心。

当时的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为什么不甘心,只是单纯觉得我应该戳穿他……要戳穿他才行。理由我也不知道,因为想这么做然后就干了,后来某天我在他身边转悠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听说是父亲最新一个女朋友送给他的价值不菲的墨水瓶。虽然我不知道一瓶普通的墨水怎么就跟“价值不菲”这个词搭上关系了。当时一期哥非常恼火,在家里大发了一次脾气,引得本来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的弟弟们都跑了出来看着我们,一向胆小的五虎退更是吓得哭了起来,小声地抽泣。其他几个年幼的弟弟愣了半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五虎退在哭也就跟着一抽一抽的哭。一期哥意识到吓到他们了,连忙过去安慰他们,一期哥蹲下身子昂头看着他们,轻声细语地跟他们说话,完了还有一个拥抱,这样一来一期哥看起来又是那个温柔贴心的哥哥了,仿佛刚才那个大发雷霆的人根本就与他毫无相关一样。当时我年纪小,也被吓到了,喊着一期哥的名义想要跟他道歉,却被他严厉地喝住,我立在原地不敢再动,他让我离他远点,让我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他说,药研你不小了却还是这么不懂事,连弟弟们都要比你强……我还看见五虎退抱着一期哥的脖子,抱得特别用力,特别紧……也特别碍眼。

我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好久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发抖。

后来一期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理会我,虽然也会在饭点来房间叫我,也会在早晨喊我起床,但是我就是明白他真的是一点也不想面对我:早上撒娇的赖床会被无视,晚上的和寝要求也绝对会被拒绝,牵手拥抱之类的肢体接触更是被彻底的禁止。

如果粟田口的“一期一振”这样对待弟弟,外人一定会觉得十分奇怪,因为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宠溺弟弟的温柔兄长。但是他那段时间的行为却没有引起别人的关注,因为他们确定为,是我药研藤四郎做错了,是我药研藤四郎不够听话懂事,而不是他一期一振的错。一期哥还真是狡猾,对吧?现在想想,恐怕那个被我打碎的无辜墨水瓶也是他故意为之吧。

不过当时我没有想到这些,只是在被刻意冷落了几天之后觉得有些寂寞,后来竟真的信以为真,认为是自己不够听话才被这样对待。然后我开始认真学习,不止是学习学校教授的知识,更多的是学习如何做一个讨人喜欢的好孩子。因为学习主动,我很快在一群只知道玩乐的小孩当中变得尤为突出了起来。

对待长辈我也是最讲礼貌的那一个,我很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成熟懂事一些。于是我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甚至连我们那个长年不归家的父亲大人也特地回来一起吃晚饭,所有人都笑得很开心。

但是这些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我本来是为了一期哥才做到这种程度,但是令我失望甚至愤怒的是一期一振对此视而不见。我一直等着一期哥能够像当时拥抱五虎退一样拥抱我,像对待其他兄弟一样亲和。早上能哄着撒娇赖床的我起床,而不是对我的视线视而不见;晚上能跟我讲一个哪怕是我听过很多遍的幼稚故事,而不是直接丢给我一本被他翻得书角卷起的童话书。但是我什么也没有等到,一期哥对我仍然十分冷淡,这简直让人气愤。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明明我才是他真正的兄弟来着……明明只有我与他血脉相通,按理来说他应该更关注我才对,应该对我更好才对,不仅如此,我还是兄弟里最优秀的那个,所以,这不符合逻辑,是不是?

tbc.

本来打算寒假填的坑结果我发现我没有把草稿带回家于是这个时候才来填坑【。】

纠结于一期哥和一哥两个称呼中【。】

个人其实比较喜欢年下,但是想了想药研的体型和他小弟弟的长度我就【。】

嘛【。】

好嘛我是变态【。】

评论(3)
热度(57)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