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薄荷冰淇淋

-微博@九十九杠一-
-感谢关注-

言厨,黑吹,青废,轰妻。
轰焦冻狂热喜爱中。轰出/出胜。
喜欢与雷的cp都备注在第一篇文章里了。

我非常喜欢karane,她的每一首歌我都非常喜欢,入圈后没多久就被她的曲子吸引。她的曲子,在我的眼里,看起来很抑郁,但是有很多曲子,都是在表达一种“信念”。
非人憧憬的为爱所困,同时也是绫对理想中的“完美”“圣洁”的一种追求,从笼中苟且活着的金丝雀,变为不向嗟来之食低头的飞鸟,为“爱人”和歌,为理想而死。
凛夜灼华的“自救”,救赎自我,拯救自我。
枯干的画笔,则是艺术家的自我束缚,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是稀世疯狗,是旷世奇才。
星回以及雪栀花是对“美”的一种阐述,用不断变化的色彩与绮丽的文字以及悠扬的曲调,像流水,缓缓而流,缓缓讲述一种纯粹的美。
虚远镜月是一种向往。
心弦破茧是一种蜕变。
海月水母是被抛弃,是死亡。以死祁息则是抛弃,是死亡。霾,是心死。
无论是表达感情,还是表达信念,在我的眼里,她的作品都是那么的完美。
她的编曲完整优雅,作曲也是非常悦耳,词放在词作人眼里或许词藻过于繁多浮夸,过于细腻,而在我看来却与曲子配合完美,也是她的特色,没有人能写出和她相似的词。她还会画画,也会pv,极具个人特色,从星回可以看出,她对色彩的安排非常棒,她的所有曲子,我依然觉得,她自己做的pv,才是最合适最好的。画也是。
她的能力,我完全拜服,她的人如何,我完全不知道,但作品体现作者,我从她的曲子感受得到纯粹的美丽,触摸得到纯粹的信念,她的作品既阴沉抑郁,又让人深思其中的信念,我坚信她是个温柔的人。在我心里,她应该是留着长发或者短发,是个性格淡淡的人,人却很温柔,对身边的人很好,笑起来会让你忍不住跟着笑;又或者,其实她在现实是非常外向的女孩,扎着马尾或者梳着公主头,会和别人一起聊天,聊到有趣的事也会毫不遮掩的笑出声来;亦或者,其实她是个内向的人,性格使然,她畏惧与别人交往,但她会很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粉丝滤镜也好,理想化也罢,我想象过她的很多样子,不变的是我相信她是温柔的,而且我会喜欢她。
我多喜欢她啊。
曾经把她称作女神,现在也依然非常喜欢她。
所以。
我……
很。

曾经也因为在她的曲子里看到有人提周存而生气,也知道墨兰与周存交恶,却没想到是这种东西。

周存于我是什么人?入圈就知道她,大概是今年年初开始喜欢她,她的能力很强,她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得到了很多的赞美,我也认可她的能力。
即使她的粉丝多次在我最喜欢的p主底下提她,即使我见过好几次有人说整个圈子,编曲只有周存能看。但我依旧认可她的能力,毕竟这些也不是她的问题。
但认可能力是一回事,实际上我并没有多么喜欢她,真正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喜欢她了,是在今年年初,我入圈两年,现在差不多三年。
我这个人性格很糟糕,也和父亲、和祖父母一样是非常倔强的人,认为自己的决定都是正确的,我很少后悔什么事,我只后悔过曾经没有好好学习,后悔曾经放弃学美术,后悔曾经在我父亲出事的时候对母亲态度很不好,后悔曾经竟然……(个人隐私问题)加起来,一二三四,四件事。
如今,我后悔喜欢过周存。
我知道了之后,退掉所有vc相关的群。我当时在学校宿舍,就坐在窗边看着手机,身边还有人,我当时就哭了,狼崽发来安慰我的消息,我什么都没有回应,发了一个表情表示我还在,之后擦掉了眼泪告诉他我冷静下来了。
实际上没有。
现在我仍然在哭,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哭什么。我很明白我自己泪点很奇怪,但那是我长大后第二次毫无遮掩地在亲人以外的别人面前哭,因为控制不住。
在这个圈子,我欣赏的p主很多,喜欢的p主却很少,数来数去,只有狗哥,A君,敌门,绛舞乱丸,karane,以及周存。而在这事出来之间,狗哥删掉所有投稿退圈离开,敌门因偷跑时间被退至风浪口,而绛舞乱丸,更是因为一些原因,粉转路人黑,但我从来没有后悔喜欢过丸子,他真的很棒。
如今,我喜欢的周存,说出曾经伤害过我更喜欢、我最喜欢的人。周存在微博说着自己承担责任,然后直接说出她的名字。而我最喜欢的那个人,我坚信温柔的那人,在微博说,不是这样的,是我的错,是我的误会,是我自作多情。
然后我就哭了,然后我就退掉了所有的群。
我曾经很多次说要退出vc,实际上我也一直在淡圈,或许是被脑残气到,又或许是单纯觉得没有意思,也有觉得自己一直被困在vc的意思。我因为喜欢言和,所以一直留在这里,现在我喜欢言和,喜欢天依,她们的歌我听得已经越来越少,我早已没有天天搜新曲刷播放的热情,喜欢,是最后的支撑。
这个地方有什么意思呢,喜欢的人一个个都没了。
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我拉黑了周存,微博,或者b站,但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造成的伤害早已结痂,新的伤害,我也无法保护我喜欢的人,我甚至无法理智地安慰她,我不知该用什么语言安慰我喜欢的人。我没用,我后悔,我后悔喜欢过周存。
我很伤心,但我的伤心毫无意义。我想愤怒,但我的愤怒无处发泄。
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

如今我只希望,还能再次听见她的作品。

 
评论

© 轰炸薄荷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